採花大盜

採花大盜
作者:夜寐

  淫魔不是每個人全可以當的,要當採花大盜除瞭勇氣也要有能力智力,有資
格稱為淫魔者不能隻是讓自己滿足,還要讓女性在心裡不情願的情況下肉體卻不
得不承認美好。挑撥女性理智和情感間拉鋸的最為好手便是白寒飛,天下首先的
採花大盜,而且接受委託喔!

  The Case:幫我教訓教訓那個補習班老師

  白寒飛寒寒地望著眼前的照片,委託教訓照片中女人的人是1位未成年的小
弟弟,仗著自己有錢就到委託他這個採花大盜往「教訓」他不喜歡的補習班老師
,緣故隻是對方認為他唸書不用功、多出瞭點功課給他而已。

  這年頭實在太沒有師道瞭,而且道德低下來連小孩子全以為有錢就可以亂到
,真不明白是教育還社會出瞭什幺問題。但這1切全不是白寒飛他需要思量的,
他既然收瞭錢就要辦事,況且,這位女老師斷定成年瞭,沒有未成年的問題。

  望她這張偷拍照,眉頭深鎖1副肉體不滿足的樣子,這正好,講不定她那不
成材的學生這幺做反而是讓她得來性福呢!白寒飛微微1笑,收起照片,因為他
的目標已經浮現瞭,剛從超市走出,提著兩大袋的購物袋,非常地...沒有抵抗
能力。

  白寒飛巧妙地跟隨在她的身後,狀似不經意地正好同在她附近的路人甲。他
早已經調查過她的資料及住所,明白她確實是單身1個人,啼做李嶽君,二六歲的
兼職補習班老師正在準備高考,從她的生活作息望到,她沒有男人已經很久瞭。

  這樣的女人假如碰到有性的機會,隻要不太過分是很難以抗拒的。她的胸部
不大,皮膚望起到粉嫩,雖然沒有裝扮,但儀表望起到比實際上年輕些,是個年
輕有魅力的姐姐。白寒飛不理解這樣的女孩怎幺會沒有男人,難道是性寒感或太
保守?

  假如她把眼鏡拿掉開始戴隱形眼鏡的話,會更加分吧!白寒飛不禁先意淫瞭
起到。

  不1會,嶽君已經走來瞭自己所住的公寓,白寒飛同著入進公寓後,在信箱
拿起事先安放好的傳單,偽裝自己也是住戶,如此的動作完都舒緩瞭嶽君可能有
的疑心,因此當他同著嶽君上樓時,對於這素未謀面的生疏人,她也沒感來古怪


  見狀,白寒飛更入1步向前探問,主動講要幫「鄰居」提那兩大袋的物品,
嶽君微微1笑,將購物袋遞給白寒飛,去4樓住所走往。來瞭4樓,嶽君問白寒
飛住哪,寒飛隻是用頭向樓上1點到代表1切,嶽君講東西放著即可她會提入往
,但寒飛堅持幫助女人是紳士的行為,嶽君望他這幺堅持也就不強求瞭。她掏出
鑰匙開瞭門,放白寒飛入往。

  白寒飛心想,這女人該不會也在等待著些什幺吧?他的胯下暖瞭起到。

  嶽君講:「謝謝你,放在陽臺就行,真的很感謝。」她還附送瞭1個甜美的
笑臉。

  但白寒飛驟然皺起瞭眉頭,非常不好意思地講:「對不起,但我肚子有點痛
....有點快受不瞭瞭....可不可以....?」他沒有明講,讓嶽君自己接。嶽君果
然很緊張地告訴他廁所的地點,他提著購物袋放進廚房快速瀏覽1下這小公寓的
房間格局後,即將閃入廁所合上門,接著他就隻剩期待瞭。

  他明白,單身女子為瞭自己的安都不可能放著大門不合太久,等來他聞來嶽
君把大門合好、入到屋內後,他便探究起自己的隨身背包,準備大幹1場。

  為瞭逼真,他多等瞭1陣子後才按瞭抽水馬桶出到,並且為瞭給嶽君好印象
,他還特殊開著門用肥皂好好洗手。嶽君見他上完廁所,原本坐在客廳沙發上的
她便起身準備往開大門,白寒飛這時卻驟然去臥室的方向走往,嶽君嚇瞭1蹦馬
上同上往。

  這1同,她就落進白寒飛的圈套,成為囊中物瞭。因為白寒飛走入臥房後,
站在距離門有些遙但手復碰得來的地方,在嶽君沖進房間後,他立刻閃身甩上門
守著,和嶽君兩相瞪眼。

  「你....」嶽君眼中驟然瞭悟1切的害怕,讓白寒飛整個燃燒瞭起到。

  「嘿嘿....你不該相信生疏人的~」他步步去嶽君逼近,因為房間很小,1
下子就把嶽君逼著在床上坐下。

  嶽君嚇來想趕緊起身,但白寒飛更快,他抓住她的兩手不使她亂動,頭倚在
嶽君的耳旁低聲廝磨:「你...想要多久瞭呢?」嶽君1聞,臉整個倏紅,氣得
將腿亂踢,但她隻是白費,因為白寒飛的雙腿緊緊夾住她,她亂踢也隻是遇到寒
飛的jj,讓他更興奮而已。

  白寒飛將她身子1舉,直接丟在床上,並順勢跨坐在她大腿上,使她不能亂
動。嶽君眼中滿是害怕,但害怕的深處好像復帶有點等待,白寒飛不會錯過這點


  「我到望望你的奶子吧!」講著,他用力扯破嶽君的襯衫,他摧花多年的技
巧可不是小望的。「啊...」嶽君嚇的伸手想護住自己,但她的雙手已經被白寒
飛用向來手緊抓住,另1隻手則在她身體上遊搬,按壓、愛撫著。

  嶽君細瘦的身子顫抖著,男性手指的摸感讓她震顫,摧花多年的白寒飛那粗
糙有力的手正撫弄著她白凈的肉體,講實在她不明白該如何反應。她明白自己要
被強姦,她極為抗拒,但她無法否認那種摸感讓她感來酥麻。

  白寒飛為瞭方便,掏出童軍繩將嶽君的手綁在床頭柱上,嶽君完都沒辦法反
擊,隻體認來自己逃不過,覺得非常痛苦。白寒飛脫瞭她的胸罩開始用力搓磨,
嶽君隻是不斷請求指望他放過自己,但白寒飛怎幺會管呢?

  「嘿,你的奶子很小嘛!多久沒交合瞭?」白寒飛這話隻讓嶽君憤恨,她用
力瞪著白寒飛講:「嫌小,就放過我吧!往尋你的大奶妹!」

  「哈哈哈!望到你這小女子是食醋瞭是不是?」他更用力地搓揉,嶽君不禁
啼瞭出到。「還滿有感覺的啊你,這個小奶妹!」嶽君隻能憤恨地望著他玩弄自
己的雙峰、搓揉拉扯自己的玉乳,甚至還用力吸吮...她怨恨自己居然很喜歡這
種感覺。

  嶽君指望,這個強姦犯不要太過分,假如她略微迎關他,講不定他滿足後就
會離開吧!不要激怒他比較好。但固然她1點也不想被強姦,隻是想來自己已經
被綁住,對方復滿是肌肉,根本沒有辦法逃,1股哀怨之情油然而生...

  早明白...起初就....

  她的思緒驟然被打斷,因為她的褲子被猛然脫下,而她發覺白寒飛也早已經
脫個精光,那驚人的jj現在就在她眼前晃蕩。

  「不....不要!!!!」那傢夥勃起大概有四公分那幺粗,這種size大部分女生
望瞭全會嚇來,更何況是...沒有經驗的她!想來她的首先次要被這種傢夥佔據
,潛意識深處興許有1點的等待全蕩然無存瞭。

  白寒飛望著她的反應滿是愉快,他在嶽君的臉旁蹲瞭下到,用他的碩大jj
拍打著嶽君的臉,這畫面有夠淫穢。

  「哈囉這是我的大肉棒,它在同你打招喚喔,它很喜歡你喔,它很想被你食
喔,想被你緊緊的包住喔!!」

  嶽君不斷閃著臉逃避肉棒的拍打,但白寒飛最後竟直接跨過嶽君的胸部,正
面拍打著嶽君。固然,嶽君的嫩嘴不斷地遇到這粗壯的肉棒,覺得極為噁心卻復
逃不開,白寒飛甚至更邪惡地拿他的肉棒直接摩擦嶽君的嘴唇,搞得嶽君全快哭
瞭。

  「哈哈哈!據講它在磨擦生暖後會更大喔!五公分那幺粗同西方人1樣的喔
!你教英文,喜歡外國人的大肉棒吧哈哈!」真是太淫穢瞭,嶽君嚇得直想尖啼


  真是不幸,假如是老公寓,隻要有人大啼鄰居就聞得來,但嶽君住的是隔音
好的公寓,而且她為瞭方便自己聞搖滾樂,還加強瞭隔音設施。現在這個構想反
而讓她懊悔之至,她再怎幺尖啼也沒用,假如張開嘴唇反而可能會有更慘的事會
發生。

  望著嶽君緊閉著的嘴唇和眼睛,白寒飛起瞭邪惡的想法,他1邊繼承用肉棒
緩慢磨擦嶽君的嫩唇,1邊漸漸地講:「你明白你為什幺會有今天嗎?」這招果
然有效,嶽君睜開瞭眼睛瞪著他,但依然緊閉著嘴唇。

  白寒飛更入1步:「你不想明白『是誰』害你變成這樣嗎?」嶽君動搖瞭,
從她的神情望得出到她完都不理解為什幺,卻復想明白,但她還是非常堅持地不
張嘴。

  「興許假如你略微舔我的陽物1下...我可以告訴你是誰『委託』我喔~」這
斷定是合鍵字,嶽君瞪大瞭眼完都流露出害怕。

  固然瞭,她不認為自己有和人結怨,怎幺可能會有人委託登徒子到強暴自己呢
?1想來不明白是誰居然這幺怨恨自己,她焦慮的全快哭瞭。

  「望到你沒愛好明白嘛!是不是?」陽物用力地摩擦著嘴唇,「假如你不幫
我舔舔、幫我潤潤滑,你覺得假如我往插你的小穴會發生什幺事呢?」

  嶽君快崩潰瞭,她既不想舔這噁心的東西,復不想被那斷定塞不下的碩大陽
具強行插進,她完都不明白該怎幺辦。正因為她完都沒有經驗,不明白是否舔過
再插的損害會比較小,她好驚恐對方隻是拿她取樂,騙她舔噁心的東西。

  這時候的她真的好懊悔,為什幺起初沒有答應那個人的求愛呢?假如她起初
答應瞭,她的首先次就不會給強姦犯搶往,而且還是jj這幺粗大的強姦犯;她
的首先次,寶貴的首先次,為什幺要送給這犯罪的傢夥呢!

  假如她起初答應他的求愛,講不定她會享受過1次美好的性愛,至少不是和
這種巨根男做,這男的不明白插過多少人瞭,實在好髒。那個人的jj斷定比較
小,而且斷定也比較溫和,即使他向她求愛的唯1目的隻是滿足性慾...但至少
,他是唯1對她有過愛好的人!

  要不是自己渴求愛情、不想隨便亂到,也不會來瞭二六歲全還不曾和男人交去
過,固然更沒有性經驗瞭。為瞭保都自己期待那個對的人,她連自慰全沒有,每
次慾看到襲她全努力忍住直來過往,就連用枕頭磨擦下體全會讓她害臊。

  她固然不是沒望過A片,但並不喜歡,那種粗暴的對待使她抗拒,她等待愛
情的美好。但現在,她倒寧願起初有過那次沒愛的性經驗,至少她不是以處女之
身面對強姦犯,會讓她心理比較平穩。現在的她真是欲哭無淚,尤其,她還似乎
是被陷害的。

  被誰呢?她沒有同任何人結怨啊!她差點要流下淚,但想來不想讓強姦犯及
那個所謂委託人稱心如意,她要堅毅!你要插就插啊,但別以為我會讓你明白我
隻不過是處女!我要偽裝很有經驗,是個交合老手!

  望嶽君向來沒反應,白寒飛離開她的身體,伸手去她的下體探往。他意外發
現,那裡居然早已濕成1片,沒想來這女人竟是這幺渴求他的肉棒!

  在白寒飛的碰摸下,嶽君也心驚於自己居然濕瞭,她雖然非常驚恐那碩大的
jj,但好像她的身體根本不管那些,她的身體渴求jj!渴求肉棒!意識來此
,她復怨恨自己居然對身體殘酷瞭這幺久。

  「告訴我...是誰...『委託』你...」

  「喔喔...開口瞭喔...要舔我的雞雞嗎?」白寒飛猥褻地左手搖曳著自己的
jj,右手順勢將指頭滑進嶽君的小妹妹口內。嶽君身體1震,對這輩子首先次的
侵進給驚住瞭。

  她發覺自己夾緊小妹妹口,並不是因為抗拒,而是因為渴求,渴求用自己的嫩
肉包覆所有入到的東西。她內心被自己的淫蕩遐想嚇來,但努力不動聲色。

  對,她沒忘記方纔的決定,不能讓對方以為他可以用「強姦」的方式得逞,
她要表現得自己也很想要。如此1到,強姦便成兩方相願,那個「委託人」的目
的就不算達成瞭。

  雖然全對自己很不好,但既然逃不過「被插」的命運,至少不能讓該死的委
託人感來快活!「如...假如...」她有意扭動著腰部,「歡迎」手指的更加深進
,「假如告訴我,講不定我可以幫你舔唷...」

  白寒飛對她的反應有些許小驚異,這小妮子怎幺開始主動瞭呢,難道她真的
這幺渴求啊?很少有委託案在這幺短的時間就反轉對方的態度呢,因為他還沒真
正的讓對方爽啊!嗯,有玄機,不過我就陪她玩玩吧!白寒飛1笑。

  「隻是舔舔還不夠啊~因為你全已經濕瞭不是嗎?我應該可以直接插進瞭。
」作勢,白寒飛巨根去嶽君的下體搬往,嶽君嚇的夾緊雙腿,然後陪笑道:

  「我...可以幫你含住啊...」插進小穴的時間越晚越好,那個巨根還是太恐
怖瞭,而且,她也要問出「委託人」是誰。

  白寒飛心中蕩起瞭更加興奮的情慾,這小妮子居然自己要求含住他的巨根,
這幺上道,大概尋常慾求不滿望瞭不少片吧!就讓我更加開發你的淫蕩!

  「你要幫我含嗎?不隻舔,還含?你確定你的小嘴塞得下我的陽物嗎?」

  嶽君牽強擠出瞭笑臉:「你怎幺明白我不行呢?...復沒試過....」

  「那我就到試試吧!」白寒飛非常等待這女人會怎幺幫他含。

  「啊不過等等...」

  「復怎瞭?」

  「手...」嶽君偽裝欲言復止,想要引誘他解開自己。白寒飛見狀微微1笑
,主動地伸手往解開她的繩索。嶽君本以為自己有機會脫逃,卻發覺他隻不過是
抬起她的身體讓她坐著,把手重綁來她身後而已。

  「我想,用嘴巴就可以瞭啊,摩擦的事情待會交給你的小穴往辦就好咩~」

  「唔...」嶽君雖不願意,但至少現在的姿態比較自由,不會被跨在身上。
「我幫你含...你得告訴我委託人是誰!」

  「這得望你的功力啊!沒經驗得要弄很久哩!」他邪惡地笑。

  「你怎幺明白我沒經驗!我早就不明白同多少男人做過瞭!」李嶽君脫口反
擊。

  但這反應隻讓白寒飛心裡暗笑,很滿足於她的逞強。就讓她偽裝自己很有經
驗吧,那他更可以多加索求瞭哈哈哈!真是個傻女孩!

  「那你就好好的幫我含喔,要讓我射喔!講不定我射完就累瞭會沒辦法滿足
你的小穴,假如指望我滿足小穴,就不要讓我射幹喔!」這句話非常邪惡,因為
假如嶽君想要幸免小穴被插,就要拚命在口中讓他射,並且,要射好幾次才有機
會讓他累來想歇息。依他淫魔白寒飛的功力,大幹十幾2十歸全沒問題,小小李
嶽君的嫩嘴復能有多少助益?

  白寒飛挺起他的巨根立在嶽君的眼前,現在的嶽君必須「主動」張開她的嫩
嘴將這龐然大物給含入,真是極度的猥褻。

  嶽君心1橫,張開她的小嘴,先粘稠瞭嘴唇,才將她的唇去巨根往貼。自己
造的孽自己擔,自己講要含的,那就含吧!嘴巴先認識瞭這個大小,講不定小穴
也能有機會接受,即使理智上明白這size太大。

  她發覺,以她目前張嘴的size根本含不下陽物,她更加努力地張嘴,然後,
輕輕地遇到瞭那灼暖的肉物。

  她的嘴唇受來瞭刺激,她不願退縮,而是更加嘗試地,想要含住那個東西。
假如她全講瞭卻還含不住的話,她想建構的有經驗假象就會破滅。她要偽裝這種
size根本是小case,她李嶽君早就食過不少巨根男人瞭。

  她的舌頭碰摸來陽物,心1橫,學著A片女主角的方式,用舌頭舔瞭1圈。
白寒飛感受來她的動作,更加興奮。然後再1個不顧1切的沖動下,她的頭用力
去前伸,完都含住瞭白寒飛的陽物,整個嘴巴撐的老開。

  嶽君努力地在這種角度下眼睛去上望,想望望白寒飛會是什幺反應。

  「哈哈哈!你真的含瞭,老子好舒服哪!然後呢?老子在等你讓我射喔!」但
她得來的不過是寒笑,要她更入1步努力的要求。天明白這已經花往她多大的羞
恥心瞭,含住男人的那個東西,而且還舔,她隻能表現得像個欲女,而不再是玉
女。

  可是她的嘴就是這幺地小,含住陽物已經塞滿,怎幺可能還能摩擦呢?她就
定格在那1時間不明白該怎幺辦,而這樣子的動作實在是太過淫穢瞭!她想像自
己從第3者的角度望這個畫面,自己全羞瞭,更羞的是她的下體居然更暖瞭。難
道她喜歡望自己被欺負?

  她甩開這個念頭,努力想繼承入行,畢竟挈越久,她痛苦的時間更長而已。
她想來A片中的做法就是前後抽插,有時候女優太慢或做不好時,男優會直接抓
住女優的頭自己到。假如他也抓住自己,那她就不必煩惱該怎幺辦瞭...意識來
自己很想要被「強姦」的念頭,她更加覺得不熟悉自己。

  為瞭拋開這些想法,她開始將嘴巴更去前的磨擦。這是非常艱難的事,因為
陽物入到就差不多究竟,再去前也隻能1些些,而且她的喉嚨會很痛苦。那就隻
磨擦陽物好瞭,她開始在陽物附近前後滑動。

  「喂喂,你望起到1副很難食的樣子,這樣男人怎幺會爽?被你含的男人很
可憐耶,全射不出到耶!」

  嶽君隻好吞下眼淚1邊滑動1邊用舌頭舔,並且還加上吸吮...表現出她在
食的是美吃。

  好淫蕩,好猥褻...

  可是她發現她好像「食」瞭上癮,居然有更深的想要吞進整隻巨根的渴求,
即使明明白不可能。她發覺自己的嘴巴已經習慣如此大開,更加純熟地復含復舔
,還曾臨時離開陽物往「食」那巨根,並且還歸到繼承吸住陽物。

  白寒飛也覺自得外,自己居然被這生手搞得還滿爽的,還頗有些想射射望的
沖動,但還沒來非射不可的程度。寒飛興味盎然地望著嶽君「表演」,望她想要
「享受」來何時。

  終於嶽君嘴巴感來極為疲累已經不能再繼承時,她的嘴離開白寒飛的jj,
然後抬頭望著寒飛,想望望他的反應。寒飛隻是故做寒漠,寒淡地講:「喔,還
沒射耶!」嶽君霎時失瞭力氣。

  白寒飛內心很享受嶽君的反應,但他表面還是繼承裝做殘忍:「望到你講有
經驗是騙人的吧!居然連讓我射1次全不成,當老師的不該講謊喔!」

  嶽君很不服氣地反嘴:「誰講我沒經驗,是因為你把我綁住,我...我沒辦
法用手才這樣的!」

  「所以你尋常全用手幫男人哪?」

  「固然!我...我全用手...還有嘴巴讓他們很爽快,哪像你!」

  「哦...是這樣嗎?」白寒飛蹲下,右手抬起嶽君的下巴:「我綁住你讓你
沒辦法發揮真是委屈你瞭對吧!其實你很厲害,很會讓男人爽對不對?」

  「對!」

  「所以你交合經驗豐富囉?」

  「固然!」

  「呵呵...」白寒飛實在忍不住要笑:「那你有望過我這幺大隻的嗎?」

  「固然!比你大得多!」話講出口,嶽君霎時懊悔,但到不及瞭,講瞭就講
瞭。「就是那些外國人嘛!你明白的,他們有多大!」

  雖然明明白嶽君隻是在逞強,但身為淫魔的自尊還是受來瞭些微打擊,白寒
飛勢必要扳歸1城,怎可讓小妮子玩弄掌心呢!?

  「意思就是....你早就很習慣這種size瞭,講不定我的還不能滿足你呢,對
吧?」

  「哼哼!」望來白寒飛有些受挫,不管會有什幺後果,嶽君還是感來有些快
慰。「同他們1起做...很美好!」

  「喔...這樣喔....同『他們』喔...你可以跟時滿足這幺多人喔...?」

  「我1晚可以滿足3個!」真是太囂張瞭,嶽君講話已經不經大腦不多思量
,目地就隻是為瞭口頭上打擊淫魔!她沒想來淫魔的自尊會是弱點,發覺這點讓
她感來極為興奮。「3個喔...該不會3個洞1起插吧?」白寒飛的腦袋快爆瞭
,居然被1個女人這樣講嘴!

  「固然囉,你是男的沒機會體驗3個洞1起插的快感,真惋惜哪!」

  「...你要不要講明1下他們怎幺插你呢?」沒經驗的人1說話就會破功的
,破功的話白寒飛的鬱悶就會解除。

  「喔,就是1個『超級肌肉男』躺著嘛,我先坐上往,插進,然後另1個『
超勇猛』的外國人從背後插我,這樣就兩個洞啦~」她特意強調那些勇猛啊肌肉
的合鍵字,發覺白寒飛的面部肌肉有些抽動。「然後啊,我再幫另1個人含,還
實用我的手,這樣不就3個瞭嗎?」

  白寒飛僵硬地笑。即使這女的毫無經驗,但如此不害臊地講出這種話,還真
會讓人懷疑她其實真的經驗豐滿,沒男人的形象隻是誤解而已。白寒飛1時間也
被唬住,開始懷疑起她是否根本就是個亂交女。

  嶽君好像對編故事上瞭癮,白寒飛沒反應她還繼承講:「你曉不明白兩個洞
1起插的感覺有夠美好,那是你們男的1輩子無法體驗的快感,我的兩個洞全塞
得滿滿的,非常刺激,就連嘴巴也感來非常的舒暢。我望來他們超爽的樣子也很
爽,每次全能1起達來高潮,他們很喜歡同我做,因為同我做很爽。」

  白寒飛臉色越到越陰沉,嶽君更入1步:「有時候他們3個插完瞭還會換別
人到插,大傢全輪流等著同我做,你不明白我1天晚上可以滿足多少男人,而且
全是陰莖超大的外國人。他們在臺灣尋不來能滿足他們的女孩,但是我行,所以
他們超愛尋我的。」

  最後是1張王牌:「你那個size還惟獨1根,還企圖滿足我嗎?」

  賓果!白寒飛完都被唬住瞭,他1整個怒氣上身,氣自己沒有調查好這女人
的背景。古怪,完都沒有這方面的資料,為什幺她似乎還真的同這幺多外國人做
過呢?難道她真的在這方面特殊的隱密,隱瞞她的亂交?

  「原先...你是...淫蕩女教師啊!」白寒飛已經無法操縱自己,而咬牙切齒
地講出這句話。嶽君望來他的憤慨貌,竟不自覺地心神蕩漾。望到,最有虐待人
潛力的反而是嶽君才是。

  「現在才明白嗎?還真不明白是哪個愚蠢的傢夥居然尋你到想要強暴我...
天明白這對我到講根本不痛不癢啊,那傢夥『和你』,全太愚蠢瞭!」

  白寒飛氣炸瞭,他決定好好證實自己的「雄風」。既然這女的這幺有經驗,
復被這幺多外國大屌幹,那他的屌用力插也沒問題瞭,根本不需要憐香惜玉!她
可以做好幾次,他也行!他要靠1個人就把她幹來昏!

  白寒飛驟然間抱起嶽君,和她1起躺來床上,造成嶽君在她身體上的狀況。
然後他扳開嶽君的腿,從大腿根處用有力的雙手抬起嶽君,直接把她的穴對準他
的巨根放瞭下往。體重和粘稠的小妹妹,就讓巨根直接被嶽君的小穴給完都吞噬。

  這1切到得太過突兀,嶽君完都沒有抵抗的機會,就驟然硬生生被插瞭。被
四公分粗的大屌,二0幾公分的長度,直接突進小妹妹之深處。這樣的驟然硬撐使她
完都啼不出到,因為太超過,她還沒辦法有任何反應。

  白寒飛在插進時雖然有1剎那感來怪異,但氣頭在上使他忽視那個訊號,而
開始快速地震驚抽插瞭起到。嶽君完都無法動彈,完都無法解救她的私處,她已
經被撐開、被插,而且在白寒飛有力的「運動」下,身體不停地被彈上下,小妹妹
不停地摩擦著肉棒。

  被用力抽插瞭好1陣後,她才有辦法啼瞭出到,眼淚也忍不住飆出。但白寒
飛慾火正盛,換瞭好幾個體位拚命狂抽狂送,巨棒根處和小妹妹口的拍關發出極為
淫穢卻復悅耳的聲響,更加燃燒白寒飛的性慾,因為那有「教訓」的快感。就像
鞭打,處罰不乖的學生似地,這個女老師太不檢點所以要好好的處罰!

  嶽君不明白自己被插瞭多久,在痛苦過後竟也得來瞭好幾次的高潮,她纖瘦
的身體幾乎承擔不住白寒飛瘋狂的抽插,不斷地用力喘息,以及啼喊。每當她1
啼,白寒飛就抽送的更快更用力,好像白寒飛是聞覺的動物,非常喜歡女人啼春
,而嶽君是無法思量而放開自我,並且習慣隔音房的不加壓抑,所以在啼的時候
沒想來別人。

  莫名地,這兩個人在這方面反常地相關,也讓白寒飛得來以前強姦別人時所
沒有過的快感。童軍繩在這過程中掉瞭,嶽君更加放開地大啼,她被高潮攫獲而
擺出的歡愉姿勢完都讓白寒飛心神蕩漾。他不明白抽送瞭多久、射瞭幾次精,也
不明白讓嶽君得來瞭多少高潮。

  最後他的怒力發洩過略微鎮靜下到後,將還在顫抖的嶽君輕放在床上,他們
的下體還連在1起,他不想離開。

  「你果真很有經驗,那些外國人真是幸福哪!」他酸酸地講,這時因為情緒
上的憤慨發洩過,所以隻剩酸澀之感。

  嶽君完都無法歸答他,她還沉醉在高潮的美好中,那身體的刺激讓她還無法
思量。「我想我應該也到試試你的後穴對吧!」望來嶽君的反應,他實在很受挫
,他原本指望她能感來痛苦,但她卻隻是在享受,真的是淫蕩之女。

  雖然他自己也很爽,但望來嶽君這幺爽,而且同好幾個外國人也是這幺爽,
並且這幺爽的神情讓那些外國人享受,他就感來非常鬱悶。他還比較喜歡嶽君在
含他的陽物時,那種不願意復牽強自己的感覺。為什幺她事實上是個欲女呢?

  我要清清你的菊花,我要佔有你3個洞,讓你忘記他們!白寒飛這幺想。

  白寒飛將自己射瞭好幾次精的肉棒從嶽君的下體抽瞭出到,抬起她的屁股想
由上而下插進菊洞時,他註重來他的陽物前端不該浮現的顏色,1絲血紅。

  1股震顫閃過他的都身,他放下嶽君的臀部,這時候從小妹妹口流出的便是濃
稠的精液,帶有血絲。他這時才瞭悟來,他剛才用他的巨根瘋狂抽插瞭1個處女
!難怪,在他將她的小妹妹放在自己的巨根直貫而下時,他有種異樣的感覺,似乎
有什幺事情不太對。

  原先,他沖破瞭她的處女膜,那1剎那的怪異感被他的憤慨給忽視,同著也
沒註重來小妹妹緊縮的異樣瞭。他完都被自己脹滿的情慾怒意給掌控,對1個小穴
處女做這種事,這簡直違背他採花的原則!

  為什幺嶽君要偽裝自己很有經驗呢?

  她隻不過想打消他的快感而已吧!她以為她裝得很有經驗對方就會比較不痛
快,這是事實,但也激起瞭對方的怒意。而他,堂堂1個採花達人,怎幺會這幺
輕易被激怒呢?依他這幺多的經驗,應該是對方怎樣全無動於衷,把守著自己的
主導權才是;但在嶽君這裡,他反而是自己的情緒被牽引,完都失格!

  他望著嶽君疲累而緊閉的雙眼,以及起初那含過他陽物的嫩唇,他忍不住傾
身吻瞭吻那濕軟的唇瓣。嶽君隻是無力地哀吟1聲,興許她想藏開,但身體的勞
累使她無法動作。

  白寒飛的內心產生1股無法阻擋的憐愛之情,1方面對她是處女這事感來非
常高興,不是因為他插瞭1個處女,而是因為「她」是處女──「李嶽君這個人
」是處女,代表她沒被別的男人碰過,他打從心底地感來開心;另1方面是他好
想好好維護嶽君在他面前鋪現的嬌喘及撩人啼春,他指望這些全屬於他而不是別
人。

  他側躺在嶽君的旁邊,1面輕撫著嶽君的身子,1面觀望她的面容,這時才
註重來她是多幺地標緻。不是以色魔淫慾的態度望她,而是出自1個有真情的男
人視角...是的,他發覺自己深受這個女人吸引,即使1輩子全隻能同她做,他
也情願。

  唉,我是想婚瞭嗎?白寒飛忍不住自嘲。

  那是首先次他沒有在完事後直接離開女生的傢,而是和對方摟著進眠,之後
的好幾個晚上他們也全黏在1起。來最後,已經沒有人有辦法尋來採花大盜給他
委託瞭,據講那個前採花大盜最後是受瞭老婆的影響也奔往考高普考,現在可是
個正經的公務員呢!他辦公室的跟仁沒有人明白他曾經的過去,隻明白他的形象
和善可親。

  而從嶽君的角度到望,雖然對方本到是到強姦她的,但來最後居然撿來1個
專情復能帶給她滿足的老公,還真不是壞事。至於那個仗著有錢就亂到的富傢子
弟,寒飛已經烙瞭別人往好好教訓1番瞭,幹他這行的是有些門道的。

  〈都篇完〉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