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神功(改編版)(一三)

字數:四一七二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指望您高抬貴手點1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十3章  好1番丁香徐吐,你纏我挑,唇舌纏綿,癡雲膩雨之後,夏荷緊貼著小龍, 縷縷發絲拂上少年的俊臉,身上香甜膩膩,襲人魂魄,口中問道:「舒不舒暢?」   「舒暢……很舒暢。」  小龍呻吟般應,夏荷、秋菊兩女1齊上陣,1番廝磨挑弄,讓他隻感所摸無 不如脂似玉,柔軟滑膩,鼻間絕是撩人心弦的濃烈女性香甜,周身欲焰如焚,彷 佛夢中。  女性的啼床聲能夠讓男性很有成就感也更有性趣,反之男人的啼聲也去去能 夠讓女伴愉悅興奮,至少夏荷、秋菊就很喜歡聞獵物在她們撩撥入攻下醜態百出 的失聲呻吟,1時更是情動興盛,隻覺內中極癢難耐。  夏荷坐實按捺不住,修長健美的玉腿1跨,便已騎在小龍的身上,伸手略引 粗物,便即沉股坐往。不料秋菊伸手探出,牢牢緊捏碩杵杵端,夏荷滑膩狼籍的 小逼壓在她手背上,硬是不能將覬覦已久的碩杵順利吞下。  秋菊1手堅決攫住小龍碩杵,1手深進伸入夏荷兩腿之間,輕輕揉捻已經充 血膨大得不像話的蒂兒,用略帶鼻音的酥顫嗓音嗔道:「師妹莫急,師姐我膣內 也正覺空虛難耐,正急需硬物深深插進,好好刨刮膣裡的腫脹瘙癢1番,還看你 讓1讓師姐。」  夏荷雖講之前已與小龍有過3番激烈性交,不過卻沒有1次榨出精到,簡直 就像1個饑腸轆轆的餓鬼幾次3番大啖大魚大肉,卻偏偏嘗過即吐,不能真正吞 下肚子,此時膣內乃至整個小腹當真饑火中燒,胯下溫暖稠滑的春潮湧動直如水 滿金山,1時怎依依不舍抓心相讓。但她資輩終究比秋菊低1節,不好公然反對,忽然杏 眼1轉,計上心到,1隻修長藕臂由身後偷偷探進股下,寒不防地捉住小龍的陰 囊,咯咯1笑,帶著1絲促狹向小龍盤問:「軒弟已經醒過到瞭,可就該由他講 瞭算。講吧軒弟,你是想先上我呢?還是先幹她呢?」  秋菊媚眼瞇起,也朝小龍嬌笑出聲:「也好,那就讓軒弟自己到挑,剛才軒 弟可是隻差些許便要將那濃鮮暖燙的雨露絕灌於我,可不像你弄瞭半點全是有雷 無雨!望,姐姐這裡是多麼綿軟膩潤、多麼酥酪多汁,若是把屌兒深深肏入到, 保你爽上天往。」  講話間已分開渾圓潔白的大腿,將胯下圓鼓鼓而復覆滿茂盛毛發的恥丘露出。 1手扔緊攫住男兒杵身,另1隻原本在揉捏夏荷陰蒂的手兒則收瞭歸到,以指尖 剝開自己的外陰,露出內裡像粉色裡調瞭1丁點蘇木紅的肉褶,比熟藕還要再淡 1些,被不斷冒出的豐沛水漿1抹,連紅也辨不出瞭,便如細滑的藕粉1般顏色。   小龍1時瞠目結舌,就如不識1字的大老粗見來酸秀才同他講之乎者也1般, 壓根不曉該怎麼歸應這1番赤裸裸毫無半點顧忌與廉恥的穢語以及勾引的舉止, 才怔瞭1怔,就隻覺攫住自己杵身以及捏住自己卵囊的兩隻玉手全在漸漸加力, 慢慢從胯下傳到的摸覺已由激爽變成疼痛,若不堅決歸應,隻怕後果堪虞——然 而無論選誰,隻怕全難逃皮肉之苦。  小龍1張俊臉憋得通紅,也不曉是羞是痛,驀地隻覺得雙卵1陣劇痛抽動, 悶哼出聲,冒出瞭1句:「我……我要跟時上你倆!」  「嗤……」秋菊1時忍不住撲哧1笑,笑得1臉柳媚花嬌,捏瞭捏手中的鼓 脹碩杵戲謔道:「你想跟時上我們姐妹倆,可是你那胯下寶貝卻惟獨1根,可不 像我們女人身上有3個銷魂洞!姐姐要的,是你這復粗復長而且雄壯堅挺的屌兒 深深肏入我那裡面,撐得裡面漲漲滿滿地,替姐姐狠狠依依不舍抓癢並在裡頭灌滿濃腥暖 燙的白漿。你若隻是以十指口舌敷衍姐姐,姐姐可是不依喔!」  夏荷豐腴性感的雙峰在腫脹,玉乳在膨大,下體的騷癢越到越難捱,陰蒂愈 發紫脹硬挺起到,變得象拇指頭1般大,1雙媚眼已是直欲噴火,風騷進骨地狂 亂直嚷:「我也隻要你那屌兒,要你狠狠地捅入到,肏得姐姐的玉門汁水4濺, 再把精液都射入裡面,讓姐姐懷孕~嗷嗷!」  在兩道春情蕩漾的火暖視線夾攻下,小龍忍不住微微蜷縮起身子,宛然自己 成瞭兩隻餓狼眼皮底下的小鮮肉。  「不過,你跟時肏我們姐倆,也未必不成!」秋菊忽然眼珠1轉,露出1絲 奧秘的笑靨,「記得軒弟雖然沒有掄過大槍,但1手劍法卻耍得不錯,1起手挽 78個劍花,1劍分刺3處也該不在話下吧?」  「我……是會劍法……」小龍雖然失瞭記憶,不過畢竟也是從小冷暑不易地 練瞭近十年劍,而且練的還是《龍舞劍笈》這種玄門上乘劍法,已經把劍招練來 骨子裡,憑本能就能施鋪出到,此時稍為提點,就能意識來自己確乎是懂劍。   「那就到吧!」  秋菊聽言,忽地1推,將夏荷推得仰面翻倒在春床上,復抓瞭兩個軟墊將她 肥臀高高墊起,教她把雙腿竭力分開,拱腰提臀,覆著1片濃密油膩黑茸的陰阜 正對著小龍高高賁起。緊接著自己1個翻身,躍跨在夏荷身上,尤為腴碩的豐臀 高翹,肥美的陰唇、菊門洞開,絕收眼簾,上頭淫蜜流淌,漿滑1片、無比淫靡。   擺好架勢,秋菊便去兩人1鋪無遺的淫靡胯間指瞭指,向1臉懵逼的小龍膩 聲招手道:「接下到,你隻要把用劍技巧用來屌兒上,1招分刺兩處,豈不就能 跟時肏我們倆瞭?還不快快過到!」嗓音含嬌帶媚而復帶有磁性,別具銷魂蝕骨 的誘人魅力。講話間腰肢不住地左右款擺扭動,肥臀隨之大幅度地搖到晃往,顯 得妖嬈性感。  小龍見2女層疊1起,1者健美挺翹,1者鼓凸肥碩的玉臀緊貼,如同層巒 疊嶂,成熟惹火體態凹凸有致,誘人曲線溝壑縱橫,頓望得厥物硬挺,懵懵然已 提槍上前,雙手按定秋菊豐腴雪膩的肥臀,挺腰1刺,頓時都根直沒,落進1處 毛茸茸暖烘烘1片泥濘的所在,隻覺內中連綿不斷,1上1下更有明顯不跟的摸 感,下方火燙堅挺,宛然有1顆熟透的飽滿葡萄,上方則脂膏般的肥膩,宛然玉 蛤吐珠,廝磨硬擦間,猛烈的快感席卷腦海,即腰肢大起大落,著力抽搐起到。   「去下1點,再去下1點~~插入到啊~~快插來姐玉門裡啊啊啊~」  被秋菊壓在底下的夏荷周身戰栗不止,口裡呀呀大啼,從腿來腳繃足瞭勁, 將挺起飽滿的陰穴狠狠地朝上迎往。原先小龍暈頭暈腦的1挺,隻將龍莖插進兩 女緊貼來1起而復愛液泛濫的陰阜之間,陽物的棱角在兩女已經完都充血而勃起 的敏銳陰蒂上下研磨,帶到1波復1波銷魂的抖動,偏偏讓夏荷越發現得花芯津 津作癢,牝中空虛難耐。  小龍還是終生首先次在性交中摘取主動,哪裡清晰那麼多,1杵插進之後, 幾乎就是下意識地前後擺動腰胯。每1次沖鋒全將自己的下腹牢牢地頂在秋菊的 肥臀上,而沾滿淫液的睪丸則直甩來夏荷的胯下,肉體的碰撞聲清脆而響亮,不 盡於耳,越到越是狂野頻密。  秋菊卻借著身在上方的體位之利,驀地遂探出纖手,2指套住龍莖,向上1 引。  正在馳騁中的小龍龍莖1滑,「噗哧」1聲絕根沒進瞭秋菊騷浪脂腴且洋溢 瞭淫水的肥蛤之中,隻覺其中不但肥美脂膩得出奇,且遍處滑如塗油,然復糾緊 如箍,1進其中,註滿膩汁的腴碩嫩滑肉壁便從4面8方擠壓過到,捅來絕頭, 棒頭還搗在1團軟彈無比的妙物之上,隻這1下,便險些射出精到。  「好舒爽!」  火暖堅挺,洋溢陽剛強悍生機的躍動龍莖進體,倍感空虛的蜜道終於得以充 實,那種異樣快感猛然襲到,令秋菊有些措不及防,忍不住銷魂地啼瞭出到: 「噢!……嗚嗚嗚……好……好爽哦……狠狠肏……插深些……用大力!」玉 臀時而前後聳動,時而前後左右地旋挺起到,浪啼聲越到越大……  急欲得之而依依不舍抓心的寶物就這麼遭虎口搶吃,夏荷復急復氣,玉頰漲得通紅, 眼中似要噴出火到,大口大口直喘粗氣、酥胸急劇起伏,玉齒咬得咯咯作響,腰 腹間肌肉線條繃得緊緊,宛然1隻馬上暴起的雌豹!  好在秋菊終究還沒被快感徹底沖暈瞭頭腦,為免得師妹1怒之下1拍兩散, 隻得圈住龍莖根部的纖指1推1撥,灼巨的陽物霎時從她肥蛤內脫出,復猛地捅 進另1個濕透的熾烈花房,粗暴地剖開膣道內的黏嫩美肉,1插究竟。  「啊啊啊~~~~~~!」  夏荷的花房正自空虛,突然被那棒兒闖進,暖力逼人復分外粗大,直撐的滿 腔酸軟,美的她花心發顫心尖兒全簇來瞭1處,身不由己的抽動痙攣,緊致結實 的臀瓣1緊,中心便陷下小小1凹,腰上股間的肌肉糾束成團,變成圓中帶角的 神奇外形。她大張雙腿忽然1盤,死死地勾住小龍的腰部,大腿鼓起1團團肌肉, 1下下拼命用力,隻求他插得更重更深1些。  她的膣內雖不如秋菊那般腴碩軟彈,但卻勁道極大、洋溢瞭最原始最火暖的 激情,以及最充沛的無比活力。膣肌強而有力,如嬰兒握拳,1掐1掐地排擠著、 挽留著進侵的異物,讓小龍不覺抽瞭1口涼氣,跟時渾身1震,抽送的動作開始 變得有些緩慢而費力起到,隻抽插瞭幾十下,做愛處就燙得宛然要燒起到,龍杵 活像1根搗入蜜水囊中的熾紅火炭,不住攪出黏稠粘稠的「噗唧」勁響,聲音之 大,竟如潑水打漿1般,片刻也不休止。  「記住,男子若要讓女兒體驗來最盡頂的高興,定需1鼓作氣,中途不停。 你若要1已之力跟時滿足我姐妹倆,須得力貫杵稍,剛中帶柔,挺中帶彈,如金 雞點頭,纏繞圓轉,入退如風……」  趁著小龍將火力集中來夏荷身上,秋菊嬌喘連連,向小龍提點房中術訣竅, 講完1段之後,便熟稔無比的將他的棒兒再次撥轉,插進自己的肉壺大力抽搗起 到。  如此上下狠插狂搗,更換肉棒更換膣道的間隔越到越短,越到越是頻繁,隻 見隻見上下4片腫脹通紅的肉唇如蓮瓣亂翻,塊塊紅脂妖嬈騰舞,無歇無止地粘 纏著往返沖刺的肉棒,陣陣花露,宛如蝸牛吐涎,泛溢1片,啼人進目魂銷魄融。   數百抽後,小龍已開始把握其中訣竅,再不用秋菊扶弄,巨物鋪縮往返,每 1搗全正中牝穴,著著絕根,驀地氣貫寶槍,提槍1抖,在急伸疾縮幻成重重教 人眼花繚亂的殘影,沾漫寶槍的濕潤淫液暴濺開到,力道之強之猛竟像1小片水 幕1般。  「哎呀呀┅┅要命的┅┅那┅┅那有這樣┅┅兇的插呀」  「┅┅天┅┅麻死我瞭┅┅哎呀」  夏荷與秋菊不約而跟得被插得跟聲昂頸尖啼,渾身痙攣。小龍竟憑著奇高悟 性與天賦異稟,將劍影分光之技用來胯下,借著龍杵如龍泉劍、白蠟槍般的剛中 帶彈,借著快速彈震搖曳1屌跟時分插兩穴,雖然實質仍有先後之別,但由於間 隔極為短暫,卻啼夏荷與秋菊完都無法辨別,隻覺小龍宛然真的長出兩根屌兒1 般。  若是將鏡頭放慢幾十倍,就會望來龍杵先是直貫夏荷花房,貫滿瓊戶,塞瞭 個爆滿,隨即猛地抽出,將肥美通紅的花唇帶得向外反翻,連著1串飛濺的花露 直投秋菊的牝穴內,另投異主。而還沒等夏荷的花唇開始歸縮還原,龍杵復喚嘯 著猛搗狠戳而歸,間隔之短,直讓夏荷感不來膣內有半刻空虛,隻覺裹挾著迅猛 勁道的怪物嗤嗤亂竄,鉆入縮出,計計直搗黃龍,銷魂蝕骨的快感正如山崩海嘯 般席卷而到,將她嗷嗷嘶嚎著沖上雲霄,飛上瞭極樂天堂,欲仙欲死、飄飄欲仙!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編輯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刁民 金幣 +八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