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用身體報答你(爸爸,今夜女兒與你跟床)

十1期間,原定是我和男友的傢人到北京商談成親事宜,由於男友的父母要參加先後兩場婚禮,所以事情也就先放1放瞭。今年已經是我到北京的第5個年頭瞭,爸爸媽媽還從未到過這個北方的城市,所以電話裡他們就斬釘截鐵的講:無論對方傢人是否到北京,他們全想來這裡望望玩玩,順便考察1下我未到的老公。那是九月三0號,接來瞭爸爸的電話,講:媽媽不到瞭,因為身體不大舒暢,怕玩不開心,這次由老爸都權考察,少玩幾天就歸往。這個事情我並不意外,因為媽媽的身體向來不好,傢裡的弟弟們可能不十分清晰,人全講:女兒是媽媽貼身的小棉襖,我也1樣,媽媽卵巢早衰,這對於女性到講,是很嚴峻的。第一是身體素養變差,還有就是過早衰老,以前傢裡孩子多,媽媽生完孩子得不來補養,甚至不幾天就下地幹活,也就是這樣累壞瞭身體。我和阿健在保福寺坐機場巴士往接機,阿健傢是北方的,火車飛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我傢在南方,我不忍心要他們坐近二0個小時趕來這裡在趕歸往,1千多元的機票,我和阿健還是承擔的起的,路上4環堵的很,5環上大貨車復很多,1路忐忑最終還是準點來瞭。在2號航站樓大廳的坐椅上等瞭1會,望來瞭飛機抵達的信息,我和阿健立刻走向一三門出口,約摸復是二0分鐘,我望來瞭爸爸,那1刻百感交集……爸爸興奮的講著1路的見聽,我們笑著走著,然後打車趕去早已預定好的賓館。來清華園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八點瞭,安放好爸爸的行李,我們1起往食晚餐。餐桌上點瞭爸爸愛食的紅燒肉,酒水顯然是少不瞭的,爸爸和阿健要瞭白酒,我點瞭啤酒和喝料,開始時候爸爸我還有阿健還有些拘謹,酒水下肚也就放開瞭不少,講著笑著,氣氛很融洽。爸爸還不忘開玩笑:要我別侮辱阿健。阿健是個有些內向很害羞的人,透過眼鏡有1股書卷氣,他很聰慧。但是他也有缺點,就是愛玩,似乎個長不大的孩子,我們時常也吵架,不過1會就會和好。傢裡人不明白我們已經跟居瞭,之所以把爸爸安排在清華園也有這方面的緣故,還有就是我有個要好的跟學住在這邊,太晚瞭我可以借宿在她傢。晚餐食的很開心,望望表已經快九點瞭,阿健都省並不善酒量,可是爸爸卻先醉瞭,臉色很白,正好和阿健相反,臉紅的像猴子的屁股。我和阿健1起把爸爸攙歸賓館,爸爸倒在床上就眠瞭。我望阿健走路也不是很穩當瞭,就對他講:你先歸往吧,我晚上住小梅傢,你還能趕上末班車。送走瞭阿健我歸來爸爸的房間,他眠的很熟,臉色蒼白卻油光滿面,他睜開眼睛,我明白他要飲水,於是拿出礦泉水給他,1瓶水全飲幹瞭,接著他復眠瞭。清華園的賓館十點之前是供給暖水的,可以洗澡,喝用水隻能是飲服務員送到的水瓶裡的水,住宿的旅客每人會有1套眠衣,我推醒爸爸,喊他往洗澡,他答應著,可是身體就是不動,我幫他解掉上衣的扣子。爸爸比以前胖瞭1些,可是依然很消瘦,襯衫裡面是跨欄的背心,觸上往已經有些濕轆轆的瞭,這也就不難解釋爸爸臉上的油光瞭,下身是西褲,我猶豫著該不該幫他褪掉,批上眠衣,於是再次推他對他講:我幫你取出眠衣,你起到要換上然後抓緊時間往洗澡,晚上好好歇息!爸爸點著頭,但是眼睛睜開復閉上瞭。我為他松開腰帶,心蹦卻很厲害,小的時候傢裡窮,1傢幾口全眠1張床上,上小學以後依然那樣,懵懂的年齡好奇心也很強,那時候很喜歡推測成人的機密,偶然夜裡醒到,會發覺爸爸媽媽緊緊貼在1起,床節奏的扭動著,那時候很天真,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也不往思量他們在做什麼,隻是很單純的妒忌媽媽。夏天的傍晚,爸爸會在小院子裡沖涼,光著上身,下面穿1個不大不小的3角褲,涼水濕透身子的時候,會隱約望來他的下身……後到1次眠覺的時候,我半夜醒到,其他人還在熟眠,爸爸還在打鼾,我偷偷的掀開瞭爸爸的內褲,觸來瞭那個軟軟的耷拉著的東西,那下面還有個毛毛的肉球……夜很黑,望不清晰……今天再次解開爸爸的褲子,他面前的女兒也已經不再是那個懵懂任性淘氣的女兒瞭,感嘆著,回顧著,心蹦著。爸爸打著鼾,那是他沉眠的標志,我褪下他的西褲,放好,他還是穿著從前那種類型的不大不小的3角褲,也許鄉下人認為這樣的3角褲很舒暢吧,跟居後男友的短褲向來是我買,我更喜歡緊身的那種。我再次喊醒他,給他批上眠衣,他對於自己僅剩的短褲顯得很狼狽,我疊放著爸爸換下的衣物,也有些困窘,講:趕緊往洗澡,1會就沒有暖水瞭。爸爸無奈,惟獨乖乖走向浴室。我在屋子裡整理著爸爸從老傢帶到的東西,很多全是我愛食的,那時候感覺自己很幸福很幸福……爸爸歸到的很快,他講:水太暖,他不習慣!還嘟囔:城裡的水有股滋味,還是老傢的水好!我笑瞭笑……望瞭望表,一0點1刻瞭,爸爸講:要不你也往簡樸洗洗吧我講:我沒有帶眠衣!爸爸講:你穿我的,我行李裡還帶瞭換洗的醫務,這城裡的衣服我穿不習慣。這來是個好主義,我點著頭。洗澡後再次到來老爸的房間,他的臉已經不再蒼白瞭,可能是洗澡的原因,他的臉色還有些紅,此時的他正在望電視,望來我入到,他連忙坐起到,望上往酒醒瞭不少。邊談天邊梳頭,爸爸不禁的講:女兒長大瞭啊!我笑瞭笑。爸爸講:阿健是個好孩子,你們以後還有很多麻煩,你不許總是那麼任性啊,要忍讓!我講:明白瞭!這時候爸爸的電話響瞭,望來是傢裡的電話,爸爸笑瞭,對我講:是你媽打的,她要我下飛機就給她報平安,我給忘瞭,哈哈爸爸半靠在床頭對電話那邊的媽媽講著笑著解釋著。我湊過往偷聞,後到講來我,爸爸便嫡過瞭電話。媽媽很擔心我的身體,因為我發育的很早,向來有增生的硬塊,沒有到北京前,媽媽就向來囑咐我每年要又查1次,再次談來此處,我如實匯報媽媽:上個月剛在軍區總醫院檢查的,醫生講隻是增生,很正常的!媽媽講:1切全好我就放心瞭,於是互道晚安掛瞭電話。爸爸嘆瞭口氣講:等你媽身體好1些,咱們1定要好好轉轉北京城,我點著頭。談來我和阿健的事情,我隱約感覺來瞭爸爸的失落,這是女孩子特有的第6感覺,也許這也是他喝酒不多卻醉瞭的緣故吧!我靠早爸爸的肩膀上,那種安都感不跟於阿健所賦予的,我依偎在爸爸懷裡,他輕輕的撫摩著我的發,我閉上眼睛1個人貪欲的享受著爸爸的愛,很幸福很幸福!爸爸問:你晚上在哪裡眠啊?天不早瞭,要阿健接你還是我1會往送你啊?此時此刻,我主義已定,今夜我要和爸爸1起眠。爸爸望著我:你啊!還是沒有長大,總是那麼任性,到爸爸送你歸往!我1本正經的講:你從小就不疼我,買新衣服你總是先給弟弟買,晚上眠覺你挨著媽媽,我要你陪我玩,你也總是推托……爸爸望著我,呆著楞著。我穿著眠衣下床,把毯子整理好,合上瞭房間的燈,這時床上的爸爸打開瞭床頭的臺燈,不管他是否樂意,我決定的事情我就1定要做!我上床,依然緊緊依偎在他懷裡,他1隻胳膊攬住我,我就那樣享受著享受著。沉默瞭1會,爸爸問我:你媽媽怎麼講你身體不好啊?不嚴峻吧?我講:不要緊的,我向來有乳腺增生,小時候不明顯,現在向來有硬塊,醫生講有瞭寶寶以後就好瞭!爸爸自然有些尷尬,於是對付著:哦哦~~我笑著講:女兒是媽媽身上掉下的肉,也跟樣是爸爸身上的肉,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爸爸笑著講:你啊!從小你就淘氣!我在被子裡抓住爸爸的1隻手放在我的胸上,指導他的手指輕按我左上側雙峰的硬塊,爸爸嘴上講:要註重定期檢查,可是心蹦自然加快瞭,也許隻是那麼1剎那的興奮,但是我卻聞在瞭心裡……媽媽向來身體不好,這些年不明白爸爸是怎麼過的,這個傢有今天,爸爸媽媽全食瞭不少苦,我會好好孝敬他們2老的!為瞭他們無論做什麼全不懊悔!我借口往廁所下床,來衛生間裡褪下瞭胸罩和短褲,外面隻披1件爸爸的有些寬大的眠衣,系好衣帶,復簡樸的裹瞭幾下,讓衣服顯得關體1些,臺燈的光芒很柔和,今夜女兒要和爸爸跟床瞭……脫鞋上瞭床,我合瞭床頭的臺燈,爸爸本到是預備我上床1切妥當後再合的,這下隻好乖乖的把胳膊放歸被子,身體不在靠著床頭,漸漸滑入被子。我依然藏在他寬厚的懷裡,並沒有枕在枕頭上,而是枕在他胳膊上。爸爸講:忙瞭1下午,好好歇息吧!我講;好!晚安!我在被子裡抓住爸爸的另1隻手,放在我左胸上,還是那個硬塊的位置,然後徐徐的貼著向下滑瞭1點,我放開手,於是爸爸的手單獨留在瞭那裡。爸爸沒有講話,我也沒有講話,但是我感覺來瞭他的心蹦加速。我身子有意側瞭下,爸爸的手臂也就彎曲瞭1些,我感覺來他的手貼在瞭我的胸上,他的大手,我不大不小的胸,那1刻沒有縫隙。片刻,爸爸挪開瞭手,我抓住他的手放在瞭原先的硬塊的位置,我們全沉默著。我故意無意把側身的1隻手輕輕貼在瞭爸爸的下身,他穿著襯褲,但是我感覺那裡硬硬的,我的手沒有搬開,很顯然的輕輕貼著……我們全沒有講話,屋子裡很肅靜,隻是1層薄薄的紙我想打破這沉默,因為也許以後我沒有這樣的機會瞭。我抽瞭抽身,這樣我的雙峰正好親近爸爸的頭的位置,爸爸很食驚:乖女兒,你不舒暢嗎?"爸爸,你望望我的奶正常嗎?"爸爸自然很尷尬:眠覺吧,別這樣,我是你爸爸啊我默默的褪下眠衣,這樣我都身赤裸瞭,我抱著爸爸的頭,把我的奶塞入爸爸的嘴裡,"吸啊,爸爸"我感覺爸爸的下面很硬瞭,頂在我的大腿上。爸爸猶豫瞭1下,終於還是吸住瞭我的奶頭,我脫下瞭爸爸的襯褲,伸手握住爸爸的下體,我能感覺它的火暖和堅硬。畢竟好久沒有好好過性生活瞭。"爸爸,你想的話,就上到吧"我躺瞭下到,張開我的腿爸爸還在猶豫,我打開瞭房間的燈,這樣我潔白的身體暴露在爸爸的眼下,爸爸古銅色的身體也呈現在我面前,粗大的下體,堅硬的1挺1挺,"爸爸,你入到吧"爸爸的臉通紅通紅,還是不肯挺入,我爬瞭下往,輕輕握住爸爸的下體,嘴巴湊瞭上往,爸爸"啊"瞭1聲,大嘬粗氣,我吸著爸爸的下體,爸爸也情不自禁的舔弄我的陰帝,我感覺爸爸終於投降瞭,我的下身也水漫金山我復躺瞭下往,讓爸爸的下體對準我的小妹妹口,爸爸1用力,粗大的下體就滑瞭入往……整整做瞭三九分鐘,爸爸終於射在我裡面……我幫爸爸舔幹凈瞭下體,然後合瞭燈,躺在爸爸的壞裡。"爸爸,感覺如何?"爸爸似乎很懊悔:你是我女兒啊,爸爸對不起你。"不,爸爸,媽媽身體不好,就讓我到完成媽媽不能完成的事吧。沒有什麼不好的,我是爸爸身上下到的,服務於爸爸沒有什麼啊'爸爸無語瞭,我感覺他復摟緊瞭我。我們就這樣光著身體相互摟著,1夜無語。我不懊悔今天的所做所為,也許有人會罵我,可是我真的永遙不懊悔,我能讓爸爸舒暢1歸,有什麼值得懊悔的能,爸爸養育瞭我,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好想有這樣的女兒!!!體諒老爸。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