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絕千帆寒氏風雲之孟雅文

過絕千帆:寒氏風雲之孟雅文作者:snow_xefd (窮途)  黑街,雪廊的吧臺前,1個2十56歲的漂亮少婦牽著1個45歲的小男孩著急的期待著,不時有幾道色瞇瞇的眼光透過人群射向她,讓她渾身不安閑,卻復不能離開,還得不時的慰藉渾身顫抖的小男孩:「乖,彥魂不怕,有姑姑在,沒事的,沒事的……」  「孟雅文?」1個3十歲左右的男子坐在她的旁邊問,身上散發著渾然天成的霸氣,註視的眼光飄向瞭她和她身邊的小男孩。  少婦象是抓住瞭1根救命稻草,眼淚全險些落瞭下到:「您就是雪狼冷嘯天先生嗎?我求求您,收這個孩子為弟子吧。」  冷嘯天並不歸答,反問道:「你就是孟宇環的妹妹,孟雅文?」  少婦點點頭,很無奈的低下瞭頭,不敢望男人的眼睛。  憑著與孟宇環多年的交情,這件事他不能不管,他把男孩拉來自己這1側,問:「你就是孟彥魂?」  男孩怯生生的點瞭點頭。  冷嘯天端起1杯酒,1口飲幹,淡淡的講:「他的兒子我可以收下,但你不能留在這裡。我不能容忍害死瞭他的人接受我的庇佑。想必,你也不需要我的掩護。寒盡風因為愛你不惜逼來你傢破人亡,他顯然不會拿你怎麼樣。」  「他愛我?」孟雅文淒盡的1笑,「他根本是瘋瞭……對,他是個瘋子…」               (追憶)  與孟傢的繼續順位沒有任何合系也盡對不會被卷入黑街紛爭的孟雅文,很好運的像尋常的女孩子1樣在1所普遍大學裡讀書,唯1的煩惱就是1個啼做寒盡風的男人。  那個男人在參加瞭1次她孟傢的傢宴之後,便瘋狂的追求她,3個月到用絕瞭各種心思。她不是沒有感動過1點,隻是她不喜歡和黑街的人有牽扯,這是她母親死前的遺訓,她必須像正常人1樣的生活,這也使她不必顧慮傢族聯姻之類的問題。  最後耐心消耗殆絕的男人竟直接上孟傢提親,心高氣傲的孟宇環顯然不把小小的寒傢望在眼裡,1頓臭罵後,憂慮自己妹妹的他還逼著寒盡風立誓,讓她至今也忘不瞭那意味深長滿是瘋狂意味的話:「好,我答應你讓你的妹妹的處女留來新婚之夜,但我用我的人頭宣誓,那1片東西,最後1定還是我的!」  假如不是因為寒傢大老和孟傢長輩有著過命的交情,他恐怕會當場被憤慨的大哥1槍打死。  那之後,寒盡風確實銷聲匿跡瞭,她的校園生活好像復歸來瞭肅靜中,但這居然才是噩夢的開始……  那個體育館已經荒廢瞭很久瞭,所以孟雅文不知道為什麼男友會驟然啼她到這個地方,單純但並不單蠢的她不免把思緒轉來瞭男人不堪的想法上,緋紅瞭臉頰。她想著自己臨出宿舍前換上的性感內衣,發覺自己心裡還有著隱隱的等待。  推開門,1股塵土味兒迎面撲到,她掩住鼻子,埋怨著男友的眼光,1邊適應著這裡昏暗的光芒,1邊盤算著是不是往外面開個房間會好些。隱約角落裡坐著的,像是1個男人,她匆匆的走過往,果真是她的男友。  「怎麼瞭?啼人傢到復……」  她的話在望清瞭男友的臉後僵住,角落裡的男人舌頭伸出嘴外,雙眼像死魚1樣的突瞭出到,失禁的尿液的腥騷味兒撲鼻而到。她捂住嘴後退幾步才牽強站住,從小被寵愛來大的她並無緣見來這種死亡的場面,1時間連喚吸全變得艱難起到。她再也壓抑不住要尖啼時,大門合上的聲音寒寒的打斷瞭她,她歸過頭,那個她認識的身影1步步的踱瞭過到,象是觀賞老鼠的貓1樣安閑。  她害怕的向另1邊奔往,隨手抓來的東西全絕數的丟向瞭1步步逼近的寒盡風,卻被他寒笑著藏開。她繞瞭個圈子奔向門口,才發覺大門上掛著1把繁重的鎖。  她無望的趴倒在鎖前,忽然秀發1緊,人已經被扯入瞭寒盡風的懷裡,她想啼,嘴卻即將被他用唇堵住,舌頭恬不曉恥的伸入她的嘴裡,挑弄她口裡的丁香小舌。她復踢復打,嘴也狠狠的1咬,他的舌頭警惕的退出,撫摩著嘴唇上的傷口,他抓著她頭發的手狠狠的向後1甩,把她扔在瞭地上,激起霧1樣的塵埃。  「白費。」他寒寒的吐出兩個字,騎在瞭她的小腹上,1手卡住她的脖子,1手接她胸前的排扣,1邊漸漸的解著,1邊用手勾弄著她的胸部。  她屈起膝蓋頂她的背,雙手去他臉上抓往,隻惋惜剛修過的指甲隻在男人的臉上白費的留下幾道紅印,反而激起瞭他的獸性。他用手鉗住她的雙腕,解下瞭自己的皮帶繞瞭幾圈捆住,壓制在她的頭頂,然後手趁著她屈腿頂她的間隙滑入瞭她的雙腿間,她慌忙夾緊雙腿,卻無奈的發覺隻是更加堅固的把男人的手固定在瞭自己的私處。  他用手指隔著薄薄的佈料在溫暖的溪谷的絕頭尋來瞭那粒深躲的肉豆,用兩根指頭捻觸著:「感度不錯啊,我可感來淫亂的濕氣瞭。」他逗弄著,觀賞她紅白交織的臉龐,「穿這麼性感的內衣,迫不及待瞭嗎,我的大小姐?」  「放開我,否則我哥哥不會饒瞭你的!」她掩飾著心中的恐怖,強撐著啼,「你放瞭我,我……就當什麼全沒有發生過……」  他站起身,把手指在自己的鼻端深深1嗅,陶醉的講:「好香,令人心醉的滋味。雅文,你真是不會撒謊。你不會放過我的,我也不會放過你,我不惜幹掉瞭那個男的,可不僅僅是為瞭聽1聽你分泌液的滋味。」  她的臉因他最後1句話1紅,但即將被恐怖的蒼白替代:「你……究竟想怎麼樣?你……要殺我……」  他俯身抱起她,把1顆紅色的小藥丸塞入她嘴裡,然後把她扔來瞭1邊早已預備好的軟墊子上,伸手抓住她不停踢打的足踝,隔著絲襪舔瞭1下,道:「我哪兒舍得殺你?我愛你全到不及呢。」  她逮住機會,用另1隻自由的腳踢向他的臉,尖尖的鞋同勢必給他重創。沒想他僅僅是1抬左肘,頂住瞭她的右膝彎,便讓她的右腿失往瞭力氣,他反而笑著脫往瞭她雙腳的鞋,把她的兩隻秀足夾來瞭掖下,人也翻過身朝向瞭她的腳。她正不明所以,驟然腳上1陣奇癢傳到,讓她忍不住大笑。他1邊死死的鉗制住她的腳,1邊用手指巧妙的搔弄著她的腳心,臉頰也在她的腳趾上蹭著。  「哈……哈……不……不要……哈哈……停……停下到……哈……哈……求你停下……我受不瞭……瞭……」她笑得眼淚全出到瞭,但男人沒有停的打算,好像在期待著什麼。她的腰慢慢酸麻起到,嘴上還在笑,卻已經是泣不成聲瞭,1股繁重的尿意驟然沖上瞭她的腦海,她大窘,慌忙的喊著:「放開……我……哈……哈……我要……上……廁所……」  聞來這話,他驟然松開瞭抓著的雙腳,她象得瞭特赦1樣,翻身想要爬起,沒想來他復從背後抓住瞭她,讓她捆著的雙手套住瞭他的後頸,雙手舉著她兩膝窩,猶如給小孩子把尿1樣抬起瞭她。  「你幹什麼?放開我……求你瞭……放開我,讓我往廁所。」她隱約猜來男人的意圖,哭泣著討饒。  寒盡風充耳不聽,徑直抱著她走向瞭那具屍體,在她耳邊低喃:「到吧,這就是你的廁所……」  「不……不要!你幹什麼?放開!快把我放開!」  他無視她雙腿不斷的踢動,用手肘撐住她的雙膝,雙手容易撕開她的絲襪,扯爛瞭她的內褲,用指甲在她的尿道口輕輕的刮著。1陣陣酸麻讓她柔嫩的洞口徐徐的張開,她努力的收緊肌肉,作最後的頑抗。察覺來瞭她臀部肌肉的緊繃,明白瞭她的身體已經來瞭最後合頭,他寒笑1聲,在她仍在包皮之中藏躲的陰蒂上,輕輕的1掐。  疼痛帶點快感像電流般擊中瞭她的纖腰,她都身1顫,1股暖流沖出她緊守的洞口,她再想收緊,卻無力阻斷那噴射的金黃水流。  他望著她因羞恥而淚水跑流的殷紅臉頰,狂笑著放低瞭她的身子,讓那股金黃的水流,沖刷著那具寒冰冰的屍體。  「對不起……阿斌……對不起……」她把頭轉向1邊,不敢再往望男友圓睜的雙眼。  期待水流完都止歇,他志自得滿的把仍在微微顫抖的女風光向下放在瞭軟墊上,擺成難堪的趴臥姿態,幾把撕往瞭她下體最後的幾絲佈條,團成1團,然後把這散發著異味的小佈團直接塞入瞭她的嘴裡。  她白費的作最後的掙紮,1面向前爬著,1面吐出瞭嘴裡的佈團,嗆咳著大聲喚救。他抱肘站定,不用講「啼也不會有人到救你」之類的臺詞,她自己也會知道自己的處境。已經爬來瞭軟墊邊緣的她被他輕松的拽歸瞭中心,他也趁這個機會脫下瞭下身的衣服,歸過頭的她被那怒指向天的粗長龜頭嚇白瞭小臉,復1次向前爬往。  這次他沒那麼好的耐心,直接卡住瞭她的腰,把她裙子連跟上身的洋裝1並翻瞭上往,順勢解開瞭胸罩的背扣,1隻手沿著雪白的背脊下滑,1把扣住瞭因重力而更加突出的潔白半球,更是肆無忌彈的挑弄著半球上的1點粉紅的花蕾。  她感來瞭下體私處嗖嗖的涼意,直來大勢已往,不由得哭喊:「你無恥……你答應過我哥哥的……你這卑鄙小人……下流……」  「我寒盡風是很卑鄙,但是我不會吞瞭自己講過的話。我講過的我就盡不會做……」他趴在她的背上,很堅定的在她的耳邊講。  她尚在思量這話是什麼意思,迷惑之際,驟然覺得自己的臀肉被大力的分向瞭兩邊,恥辱的花瓣也隨之左右分開,她大啼:「那……你這是在幹什麼……放開我……言而無信的小人……放開我……放……啊!疼!拔……拔出往……求你瞭……拔出往……不能……那裡……不可以……」  臀後,意想不來的地方被插進瞭火暖的男根,從未被異物侵進過的腸道排斥的鎖緊,想把這粗大的jj擠出往,肉棒順勢微微1退,肉棱翻出瞭些許肛門裡的嫩肉,接著用足力道去裡1插,臀尖處全感來瞭男人腿上那毛茸茸的質感,陰毛全搔上瞭她的股溝。  她潔白的脖頸竭力向上揚起,大聲慘啼:「不要……放開我……拔出往……好疼!疼……」  男人費力的抽插瞭起到,裂開的鮮血混關著男人肉棒上塗抹的潤滑劑被帶出後流下大腿。她扭腰踢腿,擺動著身體要離開背後碩大的疼痛,但男人費竭力氣才頂進的肉棒怎麼會讓它容易的脫出。他抓著她的腰,短距離的快速抽送著,直來她在這種摩擦中都身酸麻,失往瞭掙紮的力氣。  「習慣瞭以後,你會很舒暢的。」他惡魔般耳語,把她托起成剛剛放尿的姿態,讓肉棒達來最深,開始大起大落的聳動起到,手指也配關著節奏撥弄起她的陰蒂,望著她的陰蒂在撥弄中冒出頭,他賊笑著:「常常手淫吧,很敏銳嘛。」  「沒……沒有……你……胡講……」她喘息著,不自覺的混進快感的呻吟,汗浸濕她的長發貼在她的鬢角,形成妖媚的畫面,玉乳在與衣服的摩擦中慢慢聳立,讓她的呻吟愈到愈大。  他放下她1條腿,伸手撩起她的裙角,伸來她的嘴邊,指示:「咬住。」  她意識有些紛亂,下意識的照辦,嘴裡的呻吟也變成瞭銷魂的鼻音。他接著抬起她,走向瞭那具屍體。  他停在那具屍體旁,把兩人結關的部位亮在那尚未閉上的眼睛裡,在她耳邊講:「到,讓你男友知識1下你淫蕩的本質。」  她本已經有些錯亂的神志驟然蘇醒,大啼:「不要!放開我……不要這樣,他在望……他在望我……」  「望有什麼?再喊的話我就讓你和他做,我不會食醋的。」講著,復用力頂瞭幾下,愜意的聞著她忍不住的呻吟,「你是適關我的女人……你奔不瞭的。」  她已經無力再講什麼,隻指望這1切趕緊結束。但寒盡風還覺得不夠,他要讓這個女人心裡不敢再有別的男人。他放開她的身子,扯碎瞭礙事的裙子,把她推的向前撲倒,臉貼在瞭她男友僵硬的面孔上,再從後面1舉插進。她的臉隨著他的動作在男友的臉上摩擦著,眼淚絕數塗抹在瞭那冰寒的臉上。  「記住……除瞭我之外,你喜歡的男人隻會是這種下場!」他在這種制服的滿足感中奮力的加快著速度,累積的快感蓬勃而出。  她目光渙散的望著不曉何處的遙方,身體隨著本能顫抖著迎到瞭生命裡的首先個高潮,呻吟嗚咽般的在她的喉嚨裡歸響,1股清流順著她的蜜穴流出,混關著臀後流出的未幹的血液,逆流的精液,交錯出淫穢妖媚的畫面。  ……  她不記得男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忘瞭自己是如何歸的傢,那之後很長時間的記憶全是迷迷糊糊的,像隔瞭1層霧望不清晰。隱約記得,在大哥憤慨的要往殺瞭寒盡風的時候,那個男人竟上門負荊請罪,孟傢長輩中的女人在驗過她的身後,莫名其妙的大事化小,不瞭瞭之。大哥礙著長輩的面子,不好再講什麼。  幾個月後,讓她大食1驚的,她的姐姐孟霜楓和寒盡風陷進瞭暖戀,在年底正式結婚。大哥也因此舍棄瞭整垮寒傢的打算。以為他已經舍棄瞭自己的她與1個向來細心照料她的組織裡的幹部訂婚,新婚之夜,新郎危急被1個任務傳走,卻再也沒能歸到見她1面。  第2年,寒霜出生,寒傢龍頭驟然暴斃,寒盡風的大哥在下個月死於1場火並,他順理成章的掌管瞭寒傢。之後的4年裡,寒傢迅速壯大,在1次爭鬥中,正式與孟傢對立,剛才生下寒鋒的姐姐自此音訊都無。雪廊大換血之際,寒盡風以驚人的速度吞掉瞭孟傢在黑街的大部分地盤,1躍成為瞭黑街第6大龍頭。  大哥有些心灰意寒,孟傢舉傢移去美國。但沒想來,藏不過的,終究也藏不過。寒盡風以半個組織為代價,請動瞭「宙斯」的盡殺令,名單上是除瞭她以外的所有在美國的孟傢人。  在傢人1個個的死往後,她無奈的歸國,想絕所能掩護孟傢最後1點血脈,走投無路的她,喬裝裝扮混入瞭黑街,往尋孟宇環告訴她的人,那個「宙斯」不敢容易下手的人——「雪狼」冷嘯天。               (仿徨)  走出瞭雪廊的大門,她狠下心忽略身後孟彥魂的哭啼,走向未曉的將到。她明白,除瞭1個地方,她來哪裡全隻能帶到災害。  巷口,1輛黑色轎車停在那裡,1個惡魔般的身影靠著車身悄悄的望著她,她撫住胸口,平緩瞭1下心蹦,走瞭過往。  「你早該明白,為瞭得來你,我不惜任何代價。」寒盡風望著她,眼裡是1如當年的狂暖。  她痛苦的閉上眼:「既然如此,那我姐姐……你為什麼娶她?她現在怎麼樣瞭?」  他寒笑:「作為1個替身,她受來瞭她應得的待遇。她往年病死瞭,她兩個兒子正需要1個人照料。我很指望他們的後母會是他們的親人,你沒意見吧?」  他笑著拿出1個戒指,上面的鉆石發出死神鐮刀1樣的冷光。他站在丁字路口的中心,期待著她的歸應。  這個男人懂得什麼是愛嗎?她問著自己,卻沒有答案。兩個外甥朦朧的臉在她的心裡出現,把她心裡的天平挈向瞭地獄1邊。她伸出手,認命的交給瞭期待的男人。寒盡風欣喜若狂的吻住她的手背,把那枚戒指,套上瞭她的手指。她的1生,就此套牢……               (深潭)  婚禮的體面足以在黑街傳頌近百年,新娘的臉隱蔽在婚紗的陰影中,影影綽綽的,寒霜作為花童出席瞭婚禮,對這個後母沒有任何表示,既不歡喜,也沒有敵意。冷嘯天坐在瞭客人的席位裡,用1種憐憫的眼神望著她,孟彥魂最終也沒有浮現。寒傢的主母,自此塵埃落定……  她坐在新居,惴惴的期待她的丈夫寒盡風的浮現,6年前痛苦的1幕復出現在她的腦海裡,她不明白自己脆弱的神經到底等不等得來1切的結束。  「你終於是我的瞭……」1身酒氣的他跌跌撞撞的沖入瞭房裡,1頭紮入她的懷裡,咕噥著講,「為瞭你,我做什麼全可以……之為瞭你……」  她手指劃過他密切的喉頭,嘴也湊瞭上往,隻要輕輕1咬,1切恩怨情仇,全將在此結束。她嘆瞭口氣,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她費力的把他移上瞭床,脫掉瞭他的鞋,就那麼怔怔的望著他,直來倦意挈她入進夢鄉,半迷蒙中,她無意識的講:「其實,你不必這樣的……」  半夜,好像有什麼在輕浮她的臉龐,她睜開眼,模糊的望來寒盡風正在定定的望著她,對她講:「我終於等來這1天瞭。」  她想起哥哥的臉,1陣心痛,寒漠的閉上瞭眼。習慣瞭她的寒淡的男人自顧自的動作瞭起到,他褪掉她的眠衣,早曉會如此的她並沒有穿內衣,象牙1般的雪白軀體就此橫陳在他面前。  他溫和的1寸寸的吻上往,在她柔嫩的皮膚上啃咬出1個個斑點:「這是我的,都屬於我的。」  「我愛你,」他鄭重的對她講,「愛你愛的發瘋。」  他不在乎她因此而流出的眼淚,他隻想擁有她,在這屬於他們的晚上。  雙腿被打開,他的唇吻上瞭她的花瓣,呼醒她腦海裡所有合於快感的沉眠的記憶。她抽瞭1口氣,想節制住自己的聲音。他邪惡的笑著,扯住她1根陰毛,輕輕1拽,她下意識的痛喚,但下1刻,他的舌頭就舔上瞭她的陰核,到不及閉上的嘴發出1聲聲嬌吟。她的手不自覺的放在男人的腦後,像在祈求著更大的高興。  明白她已經情動,寒盡風的手指也就仔細翼翼的伸入瞭她的蜜穴,沒想來,1個本應該存在的東西卻無影無蹤,他驚險的瞇起雙眼望著她,問:「這是怎麼歸事?你不應該有別的男人的?」  她竟笑瞭,笑得很動人:「為瞭望望你是不是會割瞭自己的頭,我親手毀瞭自己的貞操,就在你和姐姐結婚的那1天。」  「為什麼?……為什麼!」他望著她,但即將復露出瞭笑臉,「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喪失對你的愛好嗎?你天真的以為我娶你隻是為瞭那1句誓言?」  她睜大眼睛,不知道在他眼中匯聚的風暴到底是什麼。  「這樣更好,」他輕描淡寫的1笑,舉高瞭她的雙腿,把她的身體弓成1個難堪的姿態,「我不用擔心什麼溫和不溫和的問題,你是盡對不會有所謂的初夜後遺癥的。」  他用1根手伸入她的蜜穴裡,快速的抽插起到。她壓抑不住的呻吟出聲,下腹深處1股熱流向外湧出。  「為什麼?難道我真的如此淫蕩?」她迷蒙的想,對於身體的變化無奈的悲傷著。  他自得的笑著,把手指加來瞭兩根。她睜開眼,望著兩根手指在她的花瓣間入入出出,粗大的指節帶出的透明液體有幾點飛來瞭她的唇邊,帶到1陣清涼,她不自覺的用舌頭把那濕濕的感覺舔往,這1個動作讓寒盡風的眼裡剎那燃起瞭1堆烈火。他猛地壓住她,深深的入進瞭她的身體。  她1聲細長的呻吟,發出瞭滿足的嘆息,體內那種脹脹的感覺讓她莫名其妙的充實,那種感覺遙比她澆浴時偶然用水流帶到的快感猛烈的多。她喘息著勾住瞭男人的頸子,請求:「輕……輕些,我會……受不瞭的……」  他壞壞的笑瞭笑,反倒加快瞭速度,肉棱帶出的汁液和隨之翻出的粉紅花瓣發出淫糜的聲音。  她的手越摟越緊,1下下有力的撞擊宛然撞在瞭她的心尖上,讓她幾乎要在這種狂潮中死往:「別……慢點……不要……我……我……」她已經不明白該喊什麼,惟獨些無意義的字符從她殷紅的雙唇間吐出。  「到吧……我們1起……」  「不……不要!」她長長的呼喚,都身在高潮中顫栗,緊縮的肉壁貪欲的吸幹瞭肉棒裡的最後1滴汁液。  「心口不1。」寒盡風沉沉眠往之前,咕噥瞭這麼1句。  她撫摩著臉上未幹的淚痕,感受著臉上未褪的暖燙。她觸上自己的小腹,自己,真的可以孕育這個人的孩子嗎?她突的1陣冷顫,夜空中,哥哥冰寒的眼神好像正在無言的斥責著她……               (終結)  「對不起,我們已經竭力瞭。」被綁架到的婦科權威擦著臉上的汗,對著面前暴怒的男人,「是尊夫人1再要求,再加上確實情況緊急,我們隻能保孩子,兩個孩子全沒問題,隻是母親……」  「混蛋!」寒盡風狂怒的拔出槍,「我告訴你保大人,保不住就把命留下!你聞不懂嗎?」  1旁跟樣命運的另1個權威努力的講服面前的男人:「尊夫人產後大出血,再加上胎盤位置不正,我們實在無能為力啊。你趕快往見尊夫人最後1面吧。」  他來抽1口涼氣,摟下瞭扳機:「我要你們都部陪葬!」  他把屍體丟給手下收拾,屋裡的護士還沒反應過到就被他丟瞭出往。他趴在她的床邊,狂吼:「孟雅文!你給我活過到!你要是敢死!我立即讓人殺瞭孟彥魂!每1次你全會為瞭他遷就我,這是最後1次瞭,你活過到……我要你活過到你聞見瞭沒有!」  她虛弱的張開嘴,講:「盡風……照料……好……孩子。興文……興雅……就麻煩……你瞭……」她的手無力的握住他的,牽強的1緊,「哥哥……我……對不起你……我……無法……恨……原……我……」她的聲音愈到愈小,終於隨著她的喚吸回於平靜。  他怔怔的望著她,古怪的微笑著:「雅文……終究……你還是離開瞭我。來死……你全不肯講……你愛我……」               (補記)  寒傢在寒盡風的手上達來瞭鼎盛,卻復在他的手上走歸瞭中庸。誰也沒有想來,這1切僅僅是為瞭1個女人,1個來死全沒有講愛他的女人。  孟雅文,寒傢所有的瘋狂,重重的扭曲,全由她開始,卻不會因她結束,她的死亡,僅僅是另1個開始……挺刺激的,當著屍體交合不明白什麼感覺!劇情比較豐富!寫的不錯,隻是有點太少瞭,謝謝樓主,繼承發文LZ繼承努力,劇情又雜瞭點,不過描繪得也還算不錯。想起1句詩,千帆過絕皆不是,劇情冗長,沒望完在這種如夢如幻,欲仙欲死的高潮境地中在這種如夢如幻,欲仙欲死的高潮境地中美文啊 改的太好瞭 樓主應該繼承寫完 讓大傢1次望個夠赤壁之戰,曹操果真為瞭大喬小喬而來 !!挺有情節的故事 惋惜的是望起到感覺總是似乎有點亂 假如能夠再有條理1些也許就是1篇經典的好文章瞭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