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和寂寞

無邊的冷夜。燈光從厚厚的玻璃外透入到,黑暗的屋裡都是模糊曖昧的顏色。  她講:「給燈打開,我要你好好的望望我。」  我依言打開吊燈。屋裡霎時1片粉紅的熱色。我望見她臉如桃花,盛開在江南的3月。卷曲的頭發彷佛大海的波浪,在燈光下顯出淡紅的顏色。  「我要你永遙記得我。」  我在心裡講,我會的。我復怎麼會忘記這個女子呢。從夏天來冬天,再從冬天來夏天,如此輪歸。這個星球的氣候季節如此規律,它的表面覆蓋著完都不跟質地的土地,以及成長其中的完都不跟的生命。我身處其中,如此輪歸,早已忘記應該如何往遺忘她。  「我們是相愛的,對麼。我愛你,你是明白的,對麼?我明白,你愛我。」「是的,我全明白。我愛你。」「那我們交合吧。什麼全不用管。我現在隻想同你交合。」「嗯,那好。我們交合。快給內褲脫下到,讓我望望你的逼。」「啊……你這個傢夥。可是我好喜歡你這樣講啊,我喜歡你這樣壞壞的講話。」「嗯,我明白,那你快給你腿腿張開點,我要你讓我好好望望你的逼。」「啊……傻蛋,我好癢癢。」「豬。我好喜歡你的逼癢癢。濕瞭麼。」  「嗯,濕瞭。」  「濕瞭好多。」  「濕瞭1大片。」  「啊--那讓我觸觸你。」  「嗯,快,我要你觸我。」  她的眼睛1片迷離,我輕輕的撫摩她的後背。我明白,她下面已經濕瞭1大片,她的內褲裡面已經洪水泛濫。  我輕輕的解開她的皮帶,拉開拉鏈。她穿的簡樸的牛仔褲,暗暗的顏色,宛然大海1樣深邃,略帶柔軟的質地。我給手伸來她雙腿之間,隔著褲子輕輕的揉她。  她緊緊的抱著我。我聞見她繁重的喚吸,從鼻裡發出呻吟。「啊--傻蛋,我好喜歡你觸我的逼。」「那你還喜歡什麼啊。」  「啊……還喜歡你的那話兒。」  我那話兒早已硬的不行瞭。在內褲裡掙紮,彷佛1條被壓迫的蛟龍,渴求無際的天穹。我講:「我那話兒的那話兒好想你的逼呢。」「啊--」她身體顫瞭1下,驟然給手順著我的小腹,插進瞭內褲裡面。皮帶勒著我的腰,有些疼痛。她觸來我堅硬的那話兒,緊緊的握著。我感覺來她手心的溫度。她握著我的那話兒,在內褲裡困難的套弄瞭1下,講:「快,給褲子脫下到。」我逗她:「我懶得脫呢。」  「啊--不行。那我給你脫。」  她飛快的解開瞭我的皮帶,狠狠的扯下瞭我的褲子。那話兒已經給我內褲頂起老高。她彷佛無限的歡喜,伸出舌頭,隔著內褲舔瞭1下。然後飛快的給我內褲扒瞭下到。讓我的蛟龍終於得以重見天日。紅潤的陽物昂首挺胸,從茂盛的陰毛裡傲立出到。她輕輕的拿著我的那話兒。  「你的那話兒好大好長啊,傻蛋,我好喜歡。」  「那你就喜歡我的那話兒啊。」  「嗯,就喜歡你那話兒。隻喜歡你的那話兒。」  我驟然感覺內心1片暖和,泛出整個世界的滿足。這個女子,同我如此接近。  我感覺來在她的面前,完都暴露,不單是給我的身體,亦給我的整個內心暴露在她的面前。  她給我的那話兒漸漸的含入瞭嘴裡。我感覺來她的舌頭如此暖和,如此柔軟,帶著無絕的纏綿。在我的陽物上纏啊纏啊。我撩起她海藻般的長發,望見她的眉毛,她的眼瞼。她抬起頭到望我,彷佛無限的等待。我內心感覺1陣疼痛,這個狐貍1樣女子,卻並非我的女人。  我望見我的那話兒在她的嘴裡漸漸的入出。她用嘴唇緊緊的包著,漸漸的吞吐。  她深深的吞入往,我感覺來陽物已經抵進瞭她的喉嚨。我想起曾經對她講,我要給那話兒插來你喉嚨往。  「姐,我那話兒插來你喉嚨裡往瞭。」  她嘴裡含著我的大那話兒,無法言語。隻是抬起頭到王我,我望見她眼裡的溫和和等待。我感覺來無邊的暖和。  她輕輕的給我那話兒放瞭出到,講:「傻蛋,我要你射在我嘴裡,好不好。」「嗯,好。」她彷佛無限的歡愉,用手拿著我的那話兒,用力的套弄。她的手很柔軟。手指修長,白皙光滑。我感覺1陣酥麻,便感覺來快要射精瞭。不由得呻吟出聲到。  她彷佛更加滿足。帶著無限的等待看著我。我明白自己的神情很淫蕩。她講:「傻蛋,我好喜歡望你這樣滿足的神情啊。我好喜歡給你搞得舒舒暢服的。」她右手不停的套弄我的那話兒,左手輕輕的撫摩下面的睪丸。我感覺來陽物上的酥麻越到越猛烈,趕快對她講:「姐,我好爽,我要射精瞭……」她彷佛無限的歡喜,並帶著極大的滿足和渴求,講:「啊--傻蛋,快,快射出到,射在我嘴裡邊。」我終於忍不住瞭。那話兒在她的手心劇烈的顫抖,1股1股的精液狠狠的射瞭出到,射在瞭她張著小口裡面,亂飛的精液濺來她的唇上,臉上。  她的手繼承握著我的那話兒套弄,直來漸漸的軟瞭下往,才用嘴漸漸的吮吸。  她講:「傻蛋,你喜歡麼。」  「嗯,好喜歡。」  我望見她也帶著莫大的滿足和成就1般。我講:「快,讓我觸觸你的逼。」她彷佛受來碩大的刺激1般,大聲的「啊--」瞭出到。我1下給手伸來她內褲裡面往,感覺裡面已經汪洋1片,內褲前面下面全已經都濕瞭。我講:「給腿腿張開,讓我望望你外面褲子濕瞭沒。」她的牛仔褲全已經濕瞭1大片,濕透的佈料,深黑的顏色。  我給她牛仔褲褪瞭下到。望見純黑的蕾絲內褲,已經都濕。我用手掌壓著她的陰部,輕輕的揉動。她嘴裡發出重重的喘息。  「姐,你流瞭好多水啊……」  「是啊……我1想來你要日我,我的逼就流水瞭。」「讓我給你內褲脫瞭,望望你的逼好不好。」「啊--好。傻蛋,我就是要讓你望我的逼,我的逼就是給你望的。」我給她濕透的內褲褪瞭下到。望見1片茂盛的叢林。茂密而整潔的陰毛向來向下延伸,帶著無絕的奧秘和誘惑。我輕輕的觸瞭1下她的陰蒂,感覺來她都身顫抖瞭1下,嘴裡不由自主的「啊」瞭出到。  「姐,給你腿腿張開點,讓我好好望望你的逼。」「嗯,好。」她乖巧的給兩隻大腿大大的分開。我輕輕的抬起她的大腿,讓她雙腿之間最奧秘的區域暴露在我的面前。這個女子,對我如此的毫無掩飾,當我望見她小妹妹裡流出到的水順著皮膚留來腚眼再流來床上的時候,我感覺,這不是她對我的愛,而感覺來她整個已經是我自己的1部分。這超過瞭1切情感以及合系,我們之間,沒有愛可以說解,亦無信賴可以依賴,1切全是餘外,我們本到就是跟1。  她的陰毛很茂密,向來延伸來腚眼四周,但是非常整潔,彷佛經過精心梳理。  我輕輕的趴下往,趴倒她雙腿之間,講:「姐,你要我舔你的逼麼。」她緊緊的逼上雙眼,嘴裡發出淫蕩的呻吟,含糊不清的講:「傻蛋……我好喜歡你舔我的逼啊……我要你給我好好的舔逼……」我內心的這個女子。有如妖精1樣奧秘,復如姐姐1般溫和,卻復如此浪漫淫蕩。我怎能不心撓願意的為她付出歲月。我怎能不讓她得來女人應有的享受。  我深處舌頭,在她陰蒂上輕輕的舔瞭1下。她都身劇烈的顫抖,嘴裡發出大聲的「啊--」,我抱著她雙腿,趴在她的逼上,用舌頭使勁的舔舐她的陰蒂和陰唇。越到越多的水流瞭出到,流來我的嘴裡,我感覺來淡淡的咸味。  「姐,我好喜歡你的逼啊……」我不由自主的講。  「啊--傻蛋,我的逼就是為你長的。」  我感覺來她喚吸越到越急。好像有什麼快要突破出到。果真,1會兒她就啼道:「傻蛋--我不行瞭,我要到瞭……啊--傻蛋,我要到瞭--」我急忙給手指插進她的小妹妹。她反映反常劇烈。我感覺來她小妹妹1陣猛烈的收縮,緊緊的夾著我的手指。嘴裡發出大聲的呻吟。「啊--啊--傻蛋,傻蛋,我到瞭--我到瞭--啊--」我感覺來猛烈的高潮,內心1陣無邊的滿足,彷佛是我自己高潮1樣。望著她小妹妹裡汩汩流出的透明濕潤液體,裝滿我的內心。  她的高潮退卻得非常緩慢,停止瞭劇烈的顫抖以後,嘴裡還發出滿足的呻吟。  「啊--傻蛋,你搞得我好爽啊--啊--好癢癢--」我講:「那要我那話兒插入到不?」「嗯,要--」  「那我就使勁的插入到瞭。」  「啊--」  我坐起身到,分開她的雙腿,望見她粉嫩的陰唇無比美麗,突起的陰蒂小巧可愛。我內心1陣疼痛,禁不住的問道:「你老公是怎麼日你的。」她好像感覺來我的內心的傷心。聲音低瞭下到。「他就在我上面。」我給早已堅硬的大那話兒對著她的小妹妹口,使勁1下都插瞭入往,講:「是不是這樣?」「啊--」她大啼瞭1聲,「傻蛋,我好喜歡你插我。」我感覺1陣暖和。她的小妹妹裡非常潤滑柔軟,給我那話兒緊緊的包著。我向裡插進的時候,陽物感覺來突破的快感,1陣1陣的酥麻從那話兒的最前端流向都身。  我講:「姐,你的逼好緊啊。」  「啊--傻蛋,我的逼就是長著給你日的。」  我的內心驟然完都滿足。我不想糾結他老公是誰。這個女子,同我1樣,靈魂和肉體早已分不清彼此。在入進她身體的時候,我已經再無任何期求。隻想要與她1起交合,用我的那話兒使勁的插她的逼,瘋狂的操她的逼。她感覺來我那話兒的速度,小妹妹裡的水更加泛濫,源源不斷的被窩的那話兒帶出,濺來床單上。  我讓她的兩隻腿立起到,張開放來床上,望著自己的那話兒在她的小妹妹裡抽查入出。我告訴她我望見我的那話兒在她的小妹妹裡入出。她臉上都是無限的溫和,卻復帶著淫蕩的滿足和不絕的渴求。這個讓人發瘋的女子。  我撩起她的上衣,望見黑死的蕾絲胸罩。我講:「姐,給你雙峰拿出到。」「啊--好。」她乖乖的給乳罩扯下到,讓雙峰蹦瞭出到。不是很大,卻很飽滿,小巧的玉乳殷紅。讓人喜歡得心疼。  「你快觸觸自己的雙峰吧。」  「嗯。好……」  她開始自己漸漸的揉觸自己的雙峰。望著她自己的手使勁的揉搓自己的雙峰,我感覺1陣暖血上湧。那話兒向來酥麻,就快要忍不住射精瞭。  我狠狠的插瞭她幾下。她感覺來我瘋狂的力量,嘴裡的呻吟更大聲瞭。我講:「姐,你的逼好厲害啊,搞得我受不瞭,我要射精瞭。」她聞見我講射精,就1陣顫抖。她總是對我射精非常敏銳,好像我射精就是她的臨界點。她講:「傻蛋,快射精吧,我要你射在我逼裡面。」「啊--好,姐。我給你逼裡射的滿滿的。」「啊--」  她嘴裡發出碩大的啼聲。我感覺來她的逼開始使勁的收縮。  「傻蛋--啊--我受不瞭瞭,要到瞭--我要到瞭--」「姐,快到吧。我們1起到,讓我給精子都部射在你逼上。」「啊--傻蛋,傻蛋--我到瞭,我到瞭--」我感覺來她逼1陣1陣的收縮,有力的夾著我的那話兒,1股暖暖的液體剎那噴發,我的陽物在她的淋灌下,終於爆發瞭。  「啊--姐。我好爽--我射精瞭--射精瞭--」「啊--傻蛋--啊--啊--」我感覺來她的小妹妹沒完沒瞭的收縮,極大的力量夾著我的那話兒。我使勁的向裡插入往,讓1股1股的精子狠狠的射瞭出到。終於她漸漸的平靜瞭,小妹妹開始漸漸的松弛下到。  「啊……傻蛋,好爽啊。」  我心疼這個女人。這個隻會在我身下高潮的女人。  我躺下往,面對著她。她臉上的紅潮,彷佛3月的桃花。我輕輕的吻她的眉毛,吻她的眼睛。她眼角有1滴淚水。  「傻蛋,惟獨你才會讓我如此舒暢。」  「嗯,我明白。」  「我們不分開麼。」  「從到不會。」  「可是,我明白,你會忘記我。」  我的心開始抽痛。  她講「我們是相愛的,對麼。我愛你,你是明白的,對麼?我明白,你愛我。」我明白,她是有些自我慰藉。因為她是個女人。她不會相信我會如她愛我1樣的愛她。  在離開的時候,她帶走瞭我的1條內褲。上面沾滿我的精液和她小妹妹裡流出的液體。我望見她流淚瞭,卻笑著對我講:「傻蛋,你要好好照料自己。」「請你永遙不要忘記我。」字節數:九四一八  【完】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