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的性事

下車後感覺真是不顯然,我很少沒穿內褲的,頂多在傢裡才會放得開,偶然出門買東西懶1點才會沒穿,特殊這次還是穿這樣薄的迷你裙,雖然原先的內褲也很小,但總讓我心理上有些放心,不過不管怎樣不要曝光就好瞭。走著真是有點緊張,因為裙子薄真怕1陣風吹過到,我不丟臉死才怪,幸好來BB Disco門口全沒發生尷尬的場面

大傢約好在門口等,不過建宏的跟學我全不熟悉,門口有滿多人在等到等往的我也弄不清有沒有人先來瞭,固然有幾個男生的視線向來在我身上轉我也不是不明白,雖然1方面開心自己的儀表能吸引人,但萬1他們是建宏的跟學就有些尷尬瞭,待會假如全盯著我望,我1定會覺得很不顯然的,特殊萬1讓他們發覺我沒穿內褲,那會怎幺想我呀!?

等來6點多建宏終於浮現瞭,後面同著1個長頭髮的小姐,樣子長得甜甜的,個子高高,身材窈窕修長,1雙潔白美腿配關上黑色高根涼鞋,她的手居然挽住我男夥伴的臂彎!那應該就是依玲 吧?她穿的是1件黑色皮短褲,真是短的可以瞭,坐下往臀部不露出1半才怪呢!雖然心裡有點食醋,不過我想我的條件應該不會輸給依玲 吧?雖然她比我高1點!「對不起!讓你們久等瞭!」

建宏先奔往那堆男生裡同他們打招喚。天呀!我心裡涼半截,還真是那幾個色迷迷的男生!他們7嘴8舌地聊瞭起到,我也就站得遙遙地。「建宏你的女夥伴哪?不是講要約出到大傢熟悉嗎?」「醜媳婦也要見公婆的!」

大傢好像對我這位建宏的女友很感愛好,因為以前建宏在他們班上是很不錯的男生,條件很好,每次聯誼總有1堆女生要同他連絡,當中還有不少是金髮碧眼的洋妞、身材玲瓏浮凸的印度妹等,不過他全望不上吧,所以大傢對他心儀的對像總有好奇,雖然他總客氣地講我很普遍,這點我不怪他,我可不想讓別人期看太高復失看。

大傢吵著吵著,我明白建宏早望來我站在遙處等他,也就不必走過往啼他瞭,「好啦!我有約她出到啦!」建宏歸講,「已經快6點半瞭!你女友真沒時間觀念喔!」

遙遙就聞來有人開始講我壞話瞭,不過建宏不啼我我才懶得理他們吶。「別誤會,她早就來瞭。」「真的!?」「就是站在停車場收費機旁的那位小姐」,建宏同我揮手「嗨!秀欣!」我撇過頭甜甜1笑漸漸地走過往,建宏身後的幾個男生眼睛似乎要掉下到1樣地盯著我望。「秀欣你好!」「建宏你女友這幺美麗!你真是會假喔!」「哪有!我很普遍的」我淡淡笑瞭笑歸答。「秀欣,這是楊宜文,你啼她依玲 好瞭!」建宏為我介紹瞭依玲 ,順便等還沒來的,「我啼文雄,秀欣你好!」

「我是志明!」

「我是富生,你好!」

「我是志偉」

……這班色迷迷的男生爭先恐後地自我介紹,幾雙色眼就直盯著我的大腿和胸部。「對不起!耽誤瞭1下。」最後來的是傢豪,算是建宏最要好的死黨。

終於等來齊瞭!建宏的跟學到瞭6個,除瞭依玲 是女的,其他5個全是男生。

「我們先來旁邊的快餐店食點東西再入往吧?」1行8個人就來快餐店往點餐瞭。

大傢點完餐要端上樓時我才發覺有麻煩瞭,剛1路走過到富生志偉同文雄幾乎全走在我後面盯著我望,因為透過我的紅色薄罩衫他們1定望來我整個背全是露的,而且也沒穿內衣,這倒沒合係,但是上樓還同在我後面望,那我真的很難不讓他們發覺我沒穿內褲的機密。但也沒辦法瞭,他們嚷著女孩子先走,擺明要望我內褲,真是可惡!不過還好我奪在楊宜文前面,隔著依玲 他們要望就比較難1點瞭。

等來瞭2樓我歸頭望瞭1下,天呀!幾雙眼睛都盯著我的裙下!他們似乎覺得被發覺也有點尷尬,死建宏竟然走在最後,擺明想讓大傢食我的冰淇澆,歸往1定要同他算帳!等來尋來位子坐瞭下到,我反射動作地翹瞭2郎腿。

穿過短裙全明白翹2郎腿是很難曝光的,不過我整個臀部全坐在冰冰的椅子上,感覺真是不舒暢,特殊沒穿內褲,萬1椅子上髒髒的會不衛生的,但也沒辦法瞭。

食過瞭飯往來BB Disco已經9點,Disco 的人也越到越多瞭。這是我首先次來這Disco ,裡面的音樂驚天動地,全是煙味。已經有不少人在舞池中蹦舞瞭,臺上有兩個穿得很性感的蹦舞女郎在帶蹦,我們在角落尋瞭個桌子坐下到點瞭些喝料,不過全是酒。建宏坐在我左邊,右邊是文雄。

「大傢多飲幾杯再往蹦舞!」富生講道。

我也在大傢的促擁下飲瞭1大杯調的雞尾酒,雖然甜甜的,但酒精濃度1定很高,因為我才1杯已經有點醉瞭。建宏這時不規矩地把手偷偷伸入我的裙子下面,他發覺我沒穿時食瞭1驚,我惟獨對他笨笑。

「我們往蹦舞吧!」依玲 講著把短外套1脫,原先裡面隻是1件僅僅包住胸部的白色tube top,她的雙峰蠻豐滿的,加上沒戴胸罩,玉乳若隱若現,建宏他們1眾男生望得目瞪口呆。

依玲 望來自己成為瞭大傢目光的焦點,她自得地抿嘴1笑,帶頭奔向舞池,大傢全踴來舞池裡圍住依玲 同著音樂在蹦,依玲 撩人的擺動著她的雙臀,豐滿的乳房隨著她蹦舞的節奏在上下波動,引得舞池內不少男生向她投以色迷迷的眼光,他們幾個還乘著舞池內人擠有意用下身揩擦她的身體,文雄還藉機用手肘輕輕揩碰她的胸部,有人甚至伸手觸她的纖腰和屁股,但依玲 1點也不在乎,似乎故意挑逗他們。

被楊宜文奪往鋒頭,連建宏的眼光也不安份的在她惹火的身體上流轉,我不禁有些食醋,不過我也蠻愛蹦舞的,於是自顧自的搖擺著身軀,再加上酒精的發作,蹦起到真的感覺很棒。

但也許因為體力不夠,蹦1會就有些累瞭。

建宏賊頭賊腦地把我扶來位子上拿瞭1杯喝料要我飲,望來他的表情,我猜想這杯喝料可能有問題,但正很口渴,酒精也痲痺瞭我的思量,加上想建宏也不會害我,就飲瞭它。

我1口氣把那杯喝料倒進口中,怎曉飲完以後片刻間我卻都身發暖而且4肢全沒有力氣,連站全沒法站起到,我發覺不對瞭,那杯喝料下瞭藥!心裡有些發慌,急忙問道:「建宏這是什幺呀?」

「這是會讓你發情的藥呀!哈哈……」死建宏竟然設計我!不過他並不是沒同我做過,真是弄不懂幹嘛這樣對我?

「為什幺要我飲這種東西呢!?」

「實驗1下藥效呀!」

我真的都身發暖,忍不住隻好把罩衫先脫掉,加上酒精的作用我真的隻感覺來復昏復暖,眼前感來有些暈眩,我的陰部跟樣灼暖,而且小穴更是無比痕癢,似乎有蠢蠢的慾念,還依稀感覺來有淫水徐徐滲出。建宏把我壓在橫椅上,1邊親吻我,1隻手輕揉我的胸部,另1隻手早已在撫摩我的陰部還猛揉我的陰蒂,我被觸得興奮莫名,下邊濕的好厲害,弄不懂為何他還沒插我,我卻已經快崩潰瞭?

他用手1邊揉我的陰蒂,1隻手指伸入往小妹妹摳……


「噢!……嗯…好爽!你的手指快讓我受不瞭瞭!」我興奮地講,1邊也在呻吟。建宏的手指在我小妹妹中快速地抽搐著,「噢!天哪!你太快瞭!我快不行瞭啦!」

我的腳張的好開,1隻腳在桌子下面,另1隻被建宏抬來椅子背上,短裙早已經被掀來腰部瞭。

因為我有修陰毛的習慣,整個陰部建宏可以望的1清2楚。」我狂亂地啼,雖然Disco 是公共場所,我也顧不瞭瞭!好在嘈吵的音樂掩蓋瞭我的嘶吼,「Aaaahh!……!」

我丟瞭,小妹妹1陣抽動,流出好多水。不過並沒有結束,建宏還在觸,這春藥讓我毫無招架之力!「你的淫水真多呀!」

「天哪!建宏我太興奮瞭!受不瞭瞭!!嗯…嗯……噢!…建宏你這樣觸下往我斷定會虛脫的!……呀!…你…你… me please!……」

我哀嚎著,裡面像有千蟲萬蟻在爬動,好想被插的感覺,他終於也忍不住瞭,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場所,就把外褲內褲全脫瞭,我躺在橫椅上被觸還不會太明顯,因為有桌子擋著,不過他脫褲子就太明顯瞭。

建宏那根很粗,復長,而且耐力持久,我同他雖然惟獨做過幾次,但全被弄的高潮疊起死往活到,這次不用講1定更慘的。他粗魯地把我轉個身背對他,把我的屁股扶高就1口氣猛插入到,「啊…啊!太用力瞭啦!…好敏銳!天呀……你頂死我啦!……」

我嬌小的身軀被他緊抓著猛插,我根本沒力氣歸應,整個作愛的節奏全是建宏在控制,他復1陣快速的狂插,「秀欣你的穴真緊,好過癮喔!」建宏1隻手壓著我的肩膀,讓我都身去後沈,他腹部再去前挺,整根沒進我的小妹妹,頂來我的子宮口時磨轉瞭34下,然後再抽出1半,復再狂插下往,猛壓我裸露的肩膀。

「噢……噢!…啊……啊!……」我真的隻能慘啼連連,快2十分鐘的延續猛插同高潮,我的小妹妹不斷地抽動著,丟瞭34次瞭。「噢…噢……噢嗯…嗯……」

「嗯…嗯……不行瞭!死掉瞭……」來最後我惟獨呻吟瞭,混身上下不停地抖動,終於建宏洩瞭1股暖流噴在我裡面,「噢!…yeh !…yeh avseo.net !……」燙得我復爆發瞭1次高潮,小妹妹1下1下地吮吸著建宏的jj,「Uh!yeh !秀欣你夾得我好舒服!好爽!……呵…呵……」建宏放肆地啼著。

他洩瞭後就停瞭下到,彎腰伏在我背上,1隻手繞來我的胸前輕搓我的雙峰,還未軟化的肉棒仍然停留在我身體裡面,「小淫婦,我厲不厲害呀?」建宏問我。「你是要我死掉呀?這樣乾我……」

我喘息呻吟著,也顧不得姿態多難望,因為建宏把我操得1點力氣也沒有,我還是背部朝上的姿態,上半身早已褪往那件小白背心瞭,我的裙子也被建宏扯來腰際兩腿開著平躺,整個陰部濕濕地裸露,我現在真的同虛脫沒兩樣瞭。

「我往洗手間喔」他把那根拔出到後講。「嗯…」我悄悄地伏著,雖然Disco裡1點也不靜,還好這邊是角落,光芒也不清晰。

驟然間,我發覺我身後有人在望我!我真的連轉身的力氣全沒有瞭,輕輕歸頭望,天哪!是富生同文雄、志偉、志明4個傢夥!「你們作愛的過程我們全在望,太出色瞭!」文雄猥瑣地講,「你同建宏的這場表演真是比A片還好望!望得我們幾個全心癢癢哩!」富生接著講。

天哪!我恨不得鉆來地裡面往。

「你們太過份瞭…」我沒力氣地罵著,我昏昏地想伸手把裙子扯下到遮我後面裸露的陰部,但卻被另隻手抓住瞭!

我不禁心裡1驚!

「你們想幹什幺?放開我!」當我在慌張無力地問時,1隻手掌已經在我陰部那邊輕撫瞭,文雄在我前面的椅子坐下,用手把我的頭扶瞭起到;而我1隻手被富生抓著,文雄抓著我另1隻,「你這幺漂亮!

穿得復這樣辣!剛望來你就想搞你瞭!沒想來竟然是建宏的女友!」文雄講著,同著他們便把我翻過身成仰臥的姿態。「志明你先上吧!」富生1邊觸著我下面1邊講著,「不行!…不!…不要!!…放開我!……你們不可以亂到的!……放開我!……」

我驚慌地啼起到,沒想來建宏才走開1會,他的夥伴竟然會輪姦我!我根本無力反抗他們的強奸,隻覺得自己真的是任人宰割的魚肉,心裡希望建宏現在即將歸到解救我!志偉像是在把風似地站在那邊望著我被3個人1齊狎弄。志明把褲子褪下1半,拔出他硬梆梆的肉棒便對準我的小逼直刺,「不要!…啊!……呀!…你…輕點呀!……」

想不來志明的動作那幺粗暴,1下就猛插究竟,然後是1陣狂插。「Wow !這婊子下邊真緊呀!」志明1邊抽插1邊講道。由於剛才才被建宏幹完,我的小妹妹還是很濕,志明那根插進到時暢通無阻,1陣復1陣的快感流遍我都身,隻是脹塞的感覺從下體傳上到,教我有不堪承擔之感。

「嗯…嗯…唔唔……」我也啼不出聲瞭,因為文雄把他那根塞來我的嘴裡。

文雄這根雖然比志明同建宏的小瞭1號,但恐懼的是他的陽物有進幾顆珠子,我從未被這樣的人幹過!但我聞講被這種人乾全是會很慘的,甚至小妹妹會有撕裂!

我含著它心全涼瞭!

這根插入到我不痛死才怪!

「嗯…嗯……」我真的也沒心情想那幺多瞭,志明急促的抽送已經插得我再度興奮起到,上面兩邊雙峰被富生和文雄粗魯地復搓復捏,乳尖更被他們重點搔弄,這是我首先次跟時被幾個男人1起到玩弄,再者今晚才剛才熟悉他們還是很生疏,心理上的新奇感使我感來瞭難以形容的刺激,有1種被強暴而求助無門的感覺,慾火被他們挑起到瞭,加上春藥的效力未退,很快我便感受來復1次高潮……

大概抽插瞭才十多分鐘,「嗷…呵…好爽呀!我要發射啦!……」志明把那根猛撞入我的深處,雙手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下體緊貼得1點間隙也沒有,他那邊1陣抖顫,燙暖的液體1下1下地在我裡面迸射出到,「噢!……嗚!……」

我的小妹妹像受來電擊,復是1連串的抽動,「這小美眉好淫蕩喔!她高潮兩次啦!」志明居然對其他人這樣講我……

好啦!我到接力餵飽她!」志明剛才把肉棒抽出到,向來在旁邊搓弄我雙峰的富生便抽出他那根對準我的洞口。

「不…不要……噢!……」

「噗吱……」富生的陽物插瞭入到,不過他沒有採取急攻,而隻是用他的陽物在我洞口徐徐的抽插磨旋,像蜻蜓點水,偏偏不插進我的深處,內裡的空虛感令我焦躁得主動挺腰迎上往並且大聲嗥啼出到:「呀喲…呀……你用力…使勁呀!……」

富生在淫笑著望住我的蕩態,「想要瞭吧?別再裝淑女啦!」

同著寒不防驟然1下子都根沒進,直刺中我的花心,「啊!…………」我忍不住尖啼,富生隨著便是強烈地抽插,「啊!…啊!……對…瞭……啊!……好……好舒服!……噢!……噢!……

啊!………」剛剛被建宏和志明兩個操得已經精疲力絕瞭,面對富生的猛攻下我真的是哀鴻遍野,整個大腿全是我的淫水,已經不明白洩身瞭多少次瞭,我整個人像個死魚1樣被他們姦淫著,快昏過往瞭,古怪的是建宏往洗手間往瞭那幺久還未歸到「這樣幹下往她會食不消的!」

志偉在旁邊講。「這幺沒用呀!我還沒開火呢!」文雄講道。「假如你文雄再幹她,她不被乾死才怪!你那根改裝東西她那幺嬌小的身子哪受得瞭呀!?」志偉講著。

「而且她被建宏餵瞭春藥,很輕易就洩身子,已經元氣大傷,丟瞭不明白多少次瞭!整個大腿全是她的淫水!」

富生接口講著。

「嗯…唔……嗯……」我真的都身唯1能出力的惟獨含著文雄那根的嘴不斷地呻吟著。我沒有氣力抵抗他們,藥力使我都身乏力,而且更令我的羞恥隱蔽瞭,在公共場所被人這樣欺侮,居然還會興奮得淫水直噴!我發現我真的崩潰瞭!富生的作愛技巧很好,向來時緩時急深淺有度地插我,插來裡面後還要廝磨幾下才抽出,真的好舒服!建宏同他相比實在技遜1籌,我非常興奮,已忘瞭自己在被人強姦,還享受著下體傳到的陣陣快感,弄得我喚天奪地的浪啼,高潮1浪接著1浪,真的快食不消瞭!

「呵!…這小辣妹下邊好緊耶!真是好插!

……好過癮!……」

終於他也在最後的1輪密集沖刺後洩瞭1股精液射在我裡面……

「啊!!!…………」

而我也跟時長長地慘啼1聲昏瞭過往,小妹妹痙攣……

「好舒服呀!從到沒幹過這幺性感美麗的女孩瞭!」富生嚷著。「把她的連絡資料抄下到,以後可以往尋她玩,我1定要讓她明白我進珠的威力」文雄講道……

「醒1醒!你還好吧?」

建宏把我從倚子上扶瞭起到。

「嗯…」我揉瞭1下眼睛,都身全酸,陰部覺得有點點痛,雙腳還是沒多大力氣動,不過比剛剛好些。

文雄他們幾個傢夥竟然也在旁邊盯著我。

「藥效應該沒那幺久吧?你全眠瞭1個鐘頭瞭」建宏滴咕著。

「我要往洗手間,能不能陪我往?」我問建宏。建宏扶我來瞭女廁,我自己入往梳洗瞭1下,順便把衣服全穿好。

好累!沒想來才首先次見建宏的跟學就被他們姦汙瞭,兩腿之間全是黏糊糊的精液,我用瞭許多衛生紙到擦,陰部劇烈的運動同磨擦讓我最脆弱的部份受瞭傷,連尿尿全有點痛喔……
而且兩腳好酸好酸。

歸來座位後我隻好乖乖坐著歇息,而建宏居然丟下我便復奔往和依玲 蹦舞瞭。

不過文雄他們幾個對我好像很感愛好。

「剛把你弄昏不好意思喔?」

富生道歉地講,「你們真是好過分喔!……算瞭算瞭!」我還能講什幺呢?

「你有沒有被進珠的幹過?」文雄問道,「固然沒有!你那根太恐懼瞭!」我講道。

我們坐著聊瞭1會,傢豪半扶著步履不穩的依玲 走瞭過到。

「怎幺啦?」富生問傢豪,「她也飲瞭藥瞭」傢豪賊賊地講著。

「原先你們拿我同依玲 試藥呀!」我沒力氣地問道。

「也不是,我們的目標是依玲 ,你是建宏的人本到就沒想對你的……」富生講道。

「不過你同建宏搞得我們也受不瞭瞭,忍不住同你……」

「要不是你昏過往瞭我們可全想要上你的」文雄下流地講著。

「你們怎樣全要尊重我呀!」我有點氣憤,「嗯…對不起嘛?還是夥伴囉?望在建宏的份上吧!」富生講道。

「哼!」

我隻想肅靜歇1會。楊宜文被扶來旁邊的椅子上躺下到,傢豪竟然開始扯脫她的緊身黑皮短褲並脫往瞭她的鞋子。原先她也穿1條丁字褲,因為丁字褲才不會在緊身的短褲後面露出印子。依玲 本能地用手死死拉住那件僅僅包住胸部的tubetop ,嘴裡大啼「不要,不要這樣!」

可他們哪裡會聞她的,反而加力向上猛拉。

「這依玲 我總可以上瞭吧!同她蹦舞的時候下邊已經硬瞭」文雄講著。我心底也有1點想望那根進珠怪物塞來依玲 那邊的慘狀。

真覺得自己有時也蠻壞的,不過誰啼她要同我爭男夥伴呀!他們幾個男生把目標轉來依玲 身上,沒兩分鐘她已經赤條條地被按在椅子上瞭。

依玲 身裁卻真的是應大則大、應小則小:盈握的纖腰將本已不小的雙峰襯托得更是驕人;兩腿之間的茂盛叢林,蓋住嫩紅的花丘;嫩滑的肌膚白裡透紅,散發著中人欲醉的女兒香。

「你們在幹嘛呀!」依玲 驚慌的急吼著,不過音樂聲讓她的聲音變得很小,兩手雙腳全被按住無法抵抗。

幾雙手在她的酥胸、小腹、大腿和陰部瘋狂地亂抓亂觸,「依玲 你今晚真夠野呀!我們現在就讓你徹底樂個夠喔!」

傢豪講著,手指已經探進依玲 的桃源深處,「啊喲!……不要!…放開我…哎……哎…放開我!……求求…你們……不要!啊………」

很快她便遏不住而顫聲呻吟瞭。

「傢豪志偉你們先上吧!我文雄上過的女的通常不太可能還能捱下1文雄講著,「別這幺狂妄!你那根本到就小人傢1號,不過靠進珠充撐而已!」

傢豪對文雄的大言不慚嗤之以鼻,文雄悻悻然但也沒法反駁。

復1場輪姦在我眼前活生生的表演著,我惟獨無力的默默觀賞,建宏在旁邊摟著我,並用他不安份的手到愛撫著我的雙峰,弄得我復酥復癢的。傢豪是首先個上陣的,他強行扳開依玲 的兩腿,她整個毛茸茸的小逼便暴露在瞭空氣中。

隻見他的手指分開瞭依玲 肥厚的陰唇,中指就直去最深處挺入,同著用吃指和中指在小穴裡抽插,大姆指按住陰蒂在揉壓,這1下把依玲 的首先個高潮呼到,她的騷穴已經濕透瞭。

我可以望來傢豪的手指抽出時閃閃發光,依玲 已忍不住輕輕呻吟瞭,她的掙紮慢慢放鬆瞭下到,望見她的反應越到越興奮,傢豪便抽出手指,她的小穴已微微張開瞭,傢豪立刻掄起堅挺的jj朝她早已濡濕的小逼強有力地逼迫入往,陽物甫塞進她的洞口,腰下便猛然1挺直插究竟。

「噢呀!!……」

小妹妹驟然被東西插進,依玲 不由得挺起瞭下體。

「好爽呀!」傢豪深喚吸瞭1口氣,之後隨即鋪開急劇的沖擊。傢豪的技術動作粗魯,他整個人貼的很緊,幾乎每1次全插入依玲 最深處的子宮頸,他沒有講任何的話,隻是1味的狂抽猛送,「啊!!……No!…No!不要!呀!……求求…你……放開我……天哪!……」

依玲 無助地哀嚎掙紮著,我明白她會比我還慘的,因為她食瞭春藥還得被迫同34個人做,特殊文雄那1根進瞭珠我不認為依玲 食得消。他們充耳不聽楊宜文的哀聲央求,傢豪在依玲 身上採取瞭1輪急攻,加上春藥開始在體內生效,她終於失往瞭抵抗任由他們隨意蹂躪,隻是皺著眉頭露出復痛苦復舒暢的神情,不時地發出1些不曉是害怕還是興奮的哼哼聲,隨著傢豪的猛抽狠送,轉眼間依玲的哀嚎也慢慢地不可聽瞭,取而代之的是被幹得放浪的啼春聲。

「噯呀!好舒服…爽死我瞭!……用力!……Ah!……Ah!……天呀!Oh yeh!……Oh yeh!…Uh!

@@@@ me !……噢…哦……」

這時的依玲 咬著牙忍耐從子宮傳到的震撼力,把上身去後1仰,腰下顛簸扭擺,淫水不停地噴洩,她的激烈反應讓其餘的男生等不及瞭!

他們換瞭姿態讓依玲 趴在傢豪身上給傢豪乾,志偉竟然爬上依玲 背後,用手抹瞭些東西抹在她的肛門上,再把他那根不小的肉棒從依玲 的肛門插瞭入往。

「AAhhh !!……天呀!……好痛!…痛死我瞭!……AAAhhhh !…………No!……No!…Don 『t do that !……」

依玲 啼沒多久也隻能住嘴瞭,因為文雄那根復塞來她嘴裡瞭1個女孩跟時被3根東西塞著那真的是慘透瞭。

「依玲 ,望你蹦舞時候那股騷浪勁兒就明白你好想尋男人插瞭,我們現在就成都你哦!」

傢豪和志偉兩個在亢奮中1頂1挺地撞擊著依玲 ,登時插得她混身急抖,口中淫聲不斷,而他們的手也沒有忘記享受她嬌美撩人的胴體,抽插著楊宜文前門的傢豪伸出瞭祿山之爪在揉搓她飽滿的雙峰,操弄著她後庭的志偉則用雙手狎玩她圓潤的隆臀,他們忘形的縱情姦淫著依玲.1上1下的抽插,每次全能達來最深的絕頭,再加上4隻手對雙峰和盛臀的動作,在兩人的蹂躪下,依玲 已經開始暈旋瞭,她隻感來雙峰被人握住,下體被1次次地沖擊,但卻有1種令人享受的美感,她已經開始配關交媾瞭。
望來依玲 興奮得快變形的神情同她大腿上不斷從小妹妹溢出的淫水,我明白她在持續的高潮下洩瞭相稱多。這春藥真的很恐懼,能讓女孩1下就達來高潮,輕易達來高潮也就代表輕易被男生制服。

楊宜文慘被他們毫無憐香惜玉的集體施暴,完都沒法抗拒,她那對復大復軟的雙峰,也在劇烈的抽插下不斷上下晃動,過瞭十幾分鐘,志偉便在依玲 的肛門內射精瞭,傢豪繼承躺臥在椅子上撞擊著依玲 的陰部。

隻聞見兩人做愛處發出「唧唧唧」的淫汁聲響,傢豪像拉風箱1樣上下挺動屁股,在大傢面前快速姦淫著依玲 ,復過瞭約摸十分鐘,傢豪也噴射出到瞭,「好舒服呀!這浪蹄子下邊把我的陽精要吸乾啦!」他把楊宜文香汗澆漓的裸體抱緊在他胸膛,把精液絕洩在她的小妹妹裡,「Haa ……aaaah ……」
依玲 吐出長長的尖啼聲,精液的沖擊使得她都身抽動。

「換我啦!」文雄猴急地把才剛喘息的依玲 抱瞭過到平躺在椅子上,掏出瞭他進珠的那根就1口氣猛貫下往,「啊…喔……好舒服呀……@@@@ me …@@@@ me……」

依玲 狂亂地浪啼著,她的眼神開始渙散瞭,文雄的那根沒法1次就沒進,但卻絲毫沒要手下留情,他把肉棒抽出4分之1再狠狠地插,「啊…天呀!……」,其他人壓著依玲 的身體去前推,讓她沒法去後退,隻能讓小妹妹硬生生食下這根怪物。
「呀!……你們…太…太過分瞭!!…啊呀!!……饒瞭我吧!!……嗚…嗚……」

依玲 受不瞭這幺大的刺激,慘啼著在拚命的掙紮,「小蕩婦,以前在學校我同你講話你理全不理我,今天就讓你嘗嘗我進珠的厲害!」

文雄講著便開始抽插瞭,好像他心裡帶著報又的心理,所以像蠻牛1般蹂躪著她,兩手緊抓著依玲 的腰胯處,恨不得將其插穿似的,開始1連串的猛抽急送,由於進珠很輕易頂來女孩的G 點,依玲 被頂得淫水外噴。

「這是潮吹,有些女生高潮會這樣的」富生在旁1面揉著依玲 的酥胸1面講著。文雄每1次抽插我感覺得來似乎全會要依玲 的命1樣,她都身全會緊繃,小腹去上挺聳,像抽筋瞭1樣,加上雙手被其他人拉高來頭頂兩邊按住,渾圓堅挺的椒乳毫無設防的暴露著,遭來富生和志明粗糙的大手把玩,兩粒玉乳被他們用手指夾住到捏撚。

在多重刺激下,依玲 被玩得幾乎散瞭架,再也無力抵抗,淫浪啼聲愈到愈促,身體不停地扭擺迸騰,完都沈迷於肉慾的快感中瞭……

「依玲 你的G 點被我尋來瞭!你慘囉!」文雄嚷著,「啊!…啊!!……文雄你放過我吧!我下邊快爆開瞭!脹死瞭!……哎唷!…哎唷!……我好興奮!……啊呀!……啊!!………啊呀!……我…不要!……啊!!………」

隻見依玲 雙腿1蹬,都身1緊,她向來在淫蕩的喚嚎,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彷彿十分饑渴1般,泛紅的肌膚彌漫瞭細細的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

文雄已經沒有大動作地抽插,但自然因為有進珠的陽物在依玲 的G 點上打轉,依玲 1樣是死往活到地哭啼著,啼聲中帶著高潮的興奮,都身香汗澆漓不停抖顫,淫水向來流瞭出到。

「依玲 ,給我操得夠爽瞭吧!我要你好好記住我!」

文雄簡直像怪物,他似乎不會洩1樣,低頭望他肉棒在依玲 潔白的身體裡入入出出,像要縱情地玩依玲 ,文雄已經玩瞭三0分鐘!他把依玲 兩條腿扛在他的肩上,伸出舌頭舔她的足踝,雙手在撫摩她的大腿,那根在輕輕地抖,「啊我復…丟瞭!……我…不…到瞭!……啊!!……啊呀!………」

依玲 被他搞得狂亂不已,惟獨連連的失神高啼,從高啼來呻吟……終於依玲不支昏瞭過往,文雄同依玲 的下半身全是濕的,「我特意用瞭持久神油想玩得久1些,現在全還沒洩就完瞭!真是的!」

文雄不滿足地埋怨著,下身仍舊插在楊宜文小妹妹內搖撼著。

我望來這情景真的嚇壞瞭,假如我被文雄乾的話不死掉才怪!可憐的楊宜文食瞭春藥被輪姦已經夠慘瞭,還要受這樣的折磨。

文雄在昏厥的依玲 身上繼承蠻幹瞭大概5分鐘,終於也意興闌珊地在她體內洩瞭。

「這小淫婦究竟被我操過瞭!好過癮呀!她也享受瞭延續1小時的高潮,以後1定要尋她再乾!」

文雄1邊講1邊愜意地望著已經被自己幹得奄奄1息的依玲 ,她閉著眼睛微弱地喘息啜泣著,軟綿綿地大張著修長的雙腿,赤裸著的下體1片狼籍,肉穴被幹得紅腫外翻,白濁的精液正從剛才遭來姦汙的肉穴裡徐徐流淌出到,糊滿瞭下體淩亂不堪的陰毛。

1小時的高潮!聞得真讓我驚恐!我望瞭1下時間已經快十2點半瞭,想起還有個約會真是累,可是答應瞭就得往呀!因為酒精混關春藥麻醉瞭我的思維,居然忘記瞭他們很可能要集體性強奸我,隻想來高中生不會像建宏的跟學這樣牛鬼蛇神,總比較乖些,而且我講過我會在車上眠的,就當是往交夥伴瞭。



「建宏我累瞭,想要歸傢瞭」我講道。

「不是講玩通宵嗎?」建宏失看地問。

「好吧!我送你歸往」

建宏抱歉地講,「不用瞭,你們跟學難得見面,好好地玩,」

我歸他,再看瞭看座位那邊,望來志明同富生倆人的手復開始不規矩地在楊宜文光溜溜濕漉漉的胴體上搓捏撫摸瞭,志明還倒瞭1些啤酒在依玲 的雙峰上,然後嘴巴就緊貼著她的玉乳啜吸起到,另1邊的玉乳已經復充血翹起,依玲 剛被摧毀的嬌軀再次輾轉蠕動……

「別再操依玲 瞭喔!她食不消啦!」

「OK,」那我送你往搭車上瞭taxi我要司機轉1圈就把我在Disco 原處放我下到,我下瞭車藏在1邊免得萬1建宏他們出到碰到。

雖講是夏天,但溫哥華的晚上還是有點涼意,外面也不像Disco 裡熱,特殊我穿得少,有點寒,沒穿內褲讓我那邊好涼喔!但也讓我陰部漸漸地減輕瞭腫同痛。沒多久有兩臺機車在門口停瞭下到,我遙遙1認就認出是安祖。

「嗨!我在這邊」

我邊走邊打招喚,「上車吧!這是我跟學韓力,她是我表姐秀欣」

安祖講道。我瞪他1下,心裡滴咕何時變他表姐瞭。

「你好」

我禮貌性地打瞭招喚,自然韓力下午並沒同安祖1起欺負我。我側坐上瞭機車,「秀欣你得跨坐,比較安都」

安祖講道,「唔……好吧」。

明曉我沒穿內褲卻要我跨坐,而且我還穿短裙,不過隻好跨過往瞭,整個陰部貼著機車的倚墊真是不舒暢,而且我那邊還腫腫的有點隱隱作痛……

韓力的眼睛也不規矩,向來色色的盯著我的腿在望,還好我跨坐腳抬的很仔細,否則不被他望來我的下體才怪。

上瞭機車安祖就上路瞭。

「你沒穿內褲真是讓我會胡思亂想喔!小姐姐」安祖賊賊地講道。「我很累,身體不是很舒暢」我講道。

「我明白,聽來你1身的酒味。」

「能不能先載我歸我住的地方?我想洗澡換個衣服」我講。

「嗯…你不可以歸往就不出到喔?」安祖講,「哎…我真的蠻累的,能不能明天再同你們玩?」

我在講這話時真的都身沒多少力氣瞭,飲瞭不少酒,加上建宏的藥,復被輪姦幹得那幺慘,還要夜遊,我哪食得消呢?

「不行!你答應我們不能黃牛的!」

安祖急道,「好吧!那總讓我歸往穿個內褲吧!我這樣1個晚上很不舒暢的!」

「好!那沒問題的」他終於答應瞭。

「但是我也要同著入往你房間,免得你入往就不出到瞭,我不變成呆瓜?」他繼承講。

「好!讓我歸往,我會讓你上樓在客廳等我,不過不能入我房間。」

「OK沒問題!」

真是難纏的傢夥,我心裡想著。他啼韓力先往同他們1群人講1聲,就載我歸傢瞭。

來瞭傢,欣欣還好已經合上房門眠瞭,千代美和子往瞭維多利亞探妹妹要明晚才歸到,我可不想她們發覺我帶別的男生上到,安祖乖乖地坐在客廳等,我入瞭房間就撲倒在床上昏眠過往…我真的累垮瞭。

過瞭十幾分鐘安祖大概也覺得古怪,就到開房門,我門沒鎖,他入到開瞭燈望見躺在床上眠著的我,「秀欣醒到!」

他輕拍我的臉,「我真的好累呀!走不動瞭啦!」

我奄奄1息地講,「好!那我抱你,反正你也不重」

他順手就把我橫抱瞭起到,他力氣真大。

我呆呆地望著他,他有點靦腆,就1口氣把我上半身翻來他的背後,我的腰貼在他的右肩上他用右手摟著我。

首先次給人這樣背,短裙沒法遮住我的臀部,我隻能夾緊雙腿。還好是半夜,否則我不羞死才怪。出門時安祖另1隻手順便檢瞭我的短靴。

「放我下到啦!」

這樣背真的很傷心,我掙紮著。被他弄的我眠意都無瞭,他乖乖地把我放下。

我1邊穿靴子1邊罵著「我還沒穿內褲啦!」

「不管瞭!你自己眠著的,我夥伴還在等我」

他1把拉著我,我也隻好乖乖上機車瞭「我這樣會眠著的,來時會從車上摔下到的」

我還是不願意,「那你就抱著我就不會摔瞭」安祖有點不好意思地講。我已經累的不想想太多瞭,我緊抱著安祖半眠半醒著,風撩起瞭我的裙擺,我跨兩邊的大腿整條全裸露瞭出到,瞇著眼望見旁邊經過的車輛裡的人全忍不住望著我,但疲累的我卻慢慢地眠著瞭……。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