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老公幫助妹妹


[為什幺我要受這種罪?為什幺我得這幺任人吼過到罵過往的?]

[明明生不出孩子的緣故,是因為我老公精蟲過少,為什幺我婆婆總是責備我?]

正在埋怨生不出孩子的人是我的親生妹妹於帆,

平時擁有好脾氣的她隻要說來自己在夫傢的遭遇全會燒出1把火,

所謂相愛輕易相處難,她和她的老公大學就相識,交去5年後結婚,至今也完婚3年瞭,

3年內她的肚皮遲遲沒有浮現好消息,惹得婆婆時常沒好氣地對她寒嘲暖諷。

[既然她那幺想抱孫,那幺,那幺,那幺我就尋人給我播種好瞭!]

於帆眼裡顯露出1股倔強和寒默的表情,朝著我笑瞭笑,但不曉怎幺的,語氣卻慢慢轉為嗚咽:

[姐,我現在被人欺負瞭,,,妳還會像小時候那樣掩護我嗎?]

[固然囉!我惟獨這幺1個妹妹,固然不忍心望妳被人欺負!]

我的歸答好像讓於帆感來心中1陣暖和,在我面前揚起微笑,天然潔白的肌膚上因靦腆而染上嫣紅。


此時於帆的手機鈴聲驟響,她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望瞭望上頭的到電顯示,翻瞭白眼,

[吼,復打到!還不死心!] 她連接全沒接就將它掛斷。

[誰呀?] 我好奇地盤問。

[1個網友打的。沒事。] 她寒寒地道。

[網友?什幺網友啊?怎幺會有網友打給妳?] 我不知道狀況,延續追問,迷惑地盯著於帆,

而於帆被我的目光望得相稱不安,緊緊抓住手機,指尖泛白心虛地講:
 
[就剛才講的,既然他們傢人那幺想抱孫,那我就尋人給我播種好瞭!]

我愣瞭1下,瞪大瞭眼直盯著於帆,想講話,卻像是尋不來舌頭般,不確定自己剛才是幻聞嗎?

[於,,,於帆,,,於帆妳,,,妳要,,,妳要尋人借種?]

現在到底是什幺情況?我的心提來喉嚨,兩手死命絞著,不可思議的微微顫抖,因為不可置信而顫抖。

[飲水。] 於帆這下反而神色從容,把水杯推來我面前,嘴角閃過1絲鄙夷淡淡地繼承講:

[呿,網路就騙子多,本到下定決心讓我夫傢懊悔1次,

所以我就在談天網站挑瞭個照片還不錯,也談得到的帥哥出門,

可到的卻是1個體重近百公斤的胖子,還好沒懷上他的種!]

[什,,,什幺?妳們出往過?沒懷上他的種?] 我震瞭震,呆呆的看著眼前的於帆,

很難想像從前於帆是1個很理智、很愛傢的女人,現在竟1切全變瞭,

她和老公熟悉來結婚,我全是望著的,還幫過很多忙呢!

[惟獨出往過1次,,,,,,惟獨1次噢!] 她低下頭閃藏我的目光,語氣堅定地道。

[那,,,妳們,,,妳們真的做瞭?]

於帆微微點點頭,有種死寂般的哀怨。

[可是,,,可是,,,可是妳不是講對方很胖!妳不喜歡?]

[全約在旅社見面瞭,我還能怎樣?隻能咬著牙結束啊!]

於帆1臉不滿,明顯食瞭大虧,可她嘴角的那抹倔強依舊若隱若現。


她講:

剛入房,那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來床上,連忙脫光衣服,重重的壓在她的身上,

她掙紮瞭1下,原本有絲抗拒,但想來婆婆的無情指責後,她立刻就強迫自己接受眼前滿身肥肉的男網友。

那男人張著臭嘴強吻她,她緊緊的閉起嘴,不讓那男人親,

可男人當時情緒相稱激蕩,望著於帆這長像甜美的氣質少婦,下體硬得發直、發燙,

她講男人落下狠話:[不給親?那我要大力撞妳瞭!]

語畢,於帆的雙腿就被掰開,那胖網友就明白死命的插、不停的插,

越插越起勁,越插越重,甚至拉過床上的枕頭墊在於帆屁股下,撞來床全弄出響聲,

也使得於帆的峽谷叉得更開,被頂得更深。

約莫隻過瞭五來八分鐘,男網友覺得受不瞭,1陣急抖狂顫,隨即射瞭1發入瞭於帆小妹妹深處,

原以為借種工作就這幺輕鬆完成,

可當男人拔出jj時,於帆發覺沒多少精液,1問之下才知道,那網友在出門前才打過飛機,

射出的精液根本不多,這點讓於帆相稱震怒被白玩,兩人爆發口角起瞭沖突,

柔弱的於帆哪是該名胖男人的對手,對方夾著男性體力和體重上的優勢,幹脆使用暴力強姦於帆,

整整強姦瞭三小時,三小時!

講來激蕩處,於帆落淚瞭,嘴唇微微抖動,她好像想要表達什幺,卻復不曉該如何講出口。

[我很笨嗎?姐!我很笨嗎?他們假如向來逼我生孩子,這興許就隻是個開端!]

[姐,,,妳,,,妳和姐夫,,,妳和姐夫,,,,,,能,,,能幫我嗎?]

[幫,,,幫妳?]

我食驚的愣瞭好幾秒,才咳瞭1聲繼承問道: [我同姐夫要怎幺幫妳啊!難,,,難不成,,,?]

於帆沖著我點點頭,懇切的口氣講道:[與其讓我給外人糟踐,那還不如請姐夫讓我受孕!]

[什!什幺!] 我揪著自己的襟口,不敢置信地喊瞭出到,不禁嚇出1身寒汗,猛打哆嗦。

那個下午,不曉和於帆聊瞭多久,於帆苦苦請求要我把老公阿翔借給她交配,

最後我們隻達成1個共識,我情願問問望我老公的意願,講不定他根本不肯,

而無論我老公肯不肯,我指望於帆不要在容易尋生疏人借種。

於是,決定權拋向瞭我老公——阿翔。


當晚,我失睡瞭,想不來自己妹妹竟然提出要和她姐夫——我老公,交合、交配的要求,

這對保守的我到講,很不能接受,而且讓我覺得有些噁心。

我猶豫很久要不要對阿翔講,但於帆復是那幺想要1個孩子,最後我終於豁出往瞭,

嗯,問問望而已,講不定阿翔根本不想幫這忙!

我啼醒瞭阿翔,對他敘述下午和於帆談天的內容,並且盤問他:

[那個,,,你覺得,,,我們,,,也不是我們,,,就你啦,,,你要幫於帆嗎?]

[老婆啊,這件事我認為於帆幾乎是咬著牙才做下往的,她是妳唯1的妹妹,妳不幫她誰幫她?]

[老婆呀!於帆才二七歲而已,想要1個完整的傢庭是需要1個小孩的。]

[老婆啊,與其讓於帆在網路涉險交網友,來不如在妳的安排下,安都的交媾不是更好?]

[老婆呀!妳望望我們自己的孩子,多幺健康、多幺可愛,那證實我們兩傢人的基因結關得很不錯,

於帆擁有同妳相跟的基因,我相信生出到的孩子1定也很健康、可愛。]

[老婆啊,我覺得隻要可以幫助於帆,我們就該嘗試!]

現在的於帆對阿翔到講,猶如來口的肥肉,隻怕無法成擒,復怎有縱放之理?

而我除瞭臉紅的聞著以外,腦袋更是1片空白,

[於帆什幺時候要我幫忙?] 色慾熏心的阿翔沒有如我預測的不接受,反而相稱關懷他的小獵物——於帆,

這點使我慢慢有些不滿,為瞭不讓阿翔過度放縱,所以我要求自己必須都程參與,在旁觀望。



================================================================



於帆的工作是1傢公司的文秘,在運算好排卵日後,她向公司請瞭半天假,

我和阿翔就約在她公司附近的汽車旅社,準備入行交配計畫。


那天,於帆穿著上班常穿的套裝,

上衣是1件白襯衫,隱隱映出1對乳頭,下著1條黑色的迷你短裙,

短裙下是1雙修長而復白晰的玉腿,

那玉腿光滑嬌嫩,裹著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

使我全能感覺來阿翔淫穢的目光在於帆身上掃動。

入來賓館房間裡,我要求老公先沐浴,而我主動幫老公入行清洗,

畢竟等等他要真槍實彈上於帆,總不能讓人傢覺得臭、覺得不衛生吧!

打開蓮蓬頭,我小心地搓洗阿翔的下體,他面露1抹詭笑道:[老婆,我等等真能插於帆?]

我停下動作,僵住身子,視線盯著他反問: [我講不能你就不插?]

[哈哈哈,,,呵呵呵,,,] 阿翔竟痛快的輕笑,我明白他等待這天很久瞭,

上禮拜他整個禮拜全不同我交合,不要以為他想什幺我不明白,

阿翔1定想保存體力留著應付於帆,講什幺人傢有艱難就要幫忙,說那幺好聞,還不就想上我妹而已。

在我確定幫阿翔清潔完畢後,輪來於帆洗,當於帆洗完再度歸來床邊,她僅僅隻圍瞭1條浴巾,

阿翔和我全能清晰地望來她大腿根部潔白滑膩的肌膚,

就連她那大腿上條條細細的血管,在燈光的照耀之下全顯得晶瑩剔透。

望來這幕,阿翔的那話兒竟然1下子就硬瞭起到,把內褲頂的老高,

於帆好像也註重道瞭,她靦腆地紅著臉問道:

[姐,要直接開始?還是要妳先同姐夫交合?要射的時候再插來我體內就好。]

[不,,,不需要吧,,,萬1我射在妳姐身上,不就徒勞瞭,,,]

阿翔奪快地歸答,感覺得出到他不情願這樣,

[沒合係,妳姐夫望樣子早就想上妳瞭,妳就直接幫他吧!]

於帆尷尬地笑瞭笑,緊咬著下唇,兩側垂落的髮絲黏貼在她未乾的臉上,更添幾分楚楚動人的神韻。

[那,,,那好吧!姐夫,,,姐夫那我先幫你好瞭!]

於帆大膽脫下自己的浴巾,主動地邀請她姐夫先躺在床上,



此時的於帆都裸地準備要幫阿翔口交,曝露的奶子也在阿翔面前搖曳著,

相信阿翔從未這幺近的距離望著於帆,

更不用講是幾近都裸的於帆,

現在不論阿翔想要望於帆的任何私處,全是近在眼前,

我望著阿翔的眼光,從於帆的頭部掃描來臀部,像個登徒子似的面露詭笑期待服務。

於帆也沒讓阿翔久等,1張口就將阿翔的小弟弟含進嘴中,

這是我首先次望見老公的jj被別的女人含住,

而且那女人還是我的親生妹妹。

[姐洗的很乾凈唷!]

於帆笑瞭笑化解尷尬,並用她的舌頭,在阿翔的jj上往返滑動,為他口交著,

[嗯,,,啊,,,好癢,,,好爽啊!] 阿翔不自主的啼瞭出到,還歸頭望瞭望我好像很愜意,

男人啊,果真是隻是下半身思量的動物!有想過我的感受嗎?

[嗯,,,於帆,,,好爽!] 隨著於帆的口技套弄,阿翔的喚吸慢慢加深、加重,

他的手也不客氣地沿著於帆滑嫩的頸部線條,往返撫摩來她的背脊,

阿翔微瞇著眼,貪欲地望著他小姨子姣好盡美的臉蛋,

享受著她炙燙的舌尖快速地在陽物上嬉戲,愜意的露出1抹笑。

而在1旁的我,低著頭沈默不語,望著老公和妹妹在眼前交配,那種感官和心理的刺激前所未有,

我感覺不出自己是憤慨還是興奮,不過身體卻做出最老實的反應,

我感來下體流出瞭1股股暖流,心像火燒1般,渾身發暖,

我徐徐地前後左右擺動臀部,利用和椅子之間的摩擦到解下體痠癢感,

深怕動作太大,被人發覺自己的羞恥行為,

可好像是我多慮瞭,床上翻雲覆雨的兩人根本不會註重來我,

於帆相稱敬責地1邊以手指滑動阿翔的棒身,1邊復是吸吮復是舔,

這1吸1舔阿翔渾身顫抖,眼見時機成熟瞭,阿翔1個起身抱住於帆,把身體搬來床沿,

他驚險的瞇起眼睛,身子散發出熾烈的氣息,起伏的胸膛洋溢狂暖的欲看,

沒給於帆過多喘息的機會,阿翔灼暖昂揚的jj便徐徐刺入她的體內。


[厄啊!姐夫!]

阿翔並沒有1下子插究竟,而是反覆地抽送,每次入多1點兒,

1下復1下,到往返歸幾次,終於漸漸地把復粗復大的肉棍兒整條塞入於帆的小妹妹裡。

[噢嗚,,,於帆!好爽阿!]

[姐,,,姐夫,,,好,,,好大,,,厄啊,,,]

於帆咬著牙講出這句話,使得阿翔更變本加厲地問來:

[姐夫很大啊?那,有比妳老公的大嗎?]

阿翔這個老色鬼,講話帶刺,挑戰的意味濃厚,挺直瞭腰板,

用那筋肉怒張的陽物擠磨著於帆小穴裡的嫩肉,1下復1下地加大撞擊力道,

縱情舞動著他的大肉棍兒,在我妹妹的小穴中左沖右突,橫沖直撞。

還用雙手死死地抱住她的腰,嘴裡情不自禁的浪啼起到:

[啊!於帆!妳好緊啊!啊!果真是沒生過孩子的小妹妹,真會夾!夾真緊!]

經過猛力的抽送後,於帆的身體也越到越暖,尤其是被反覆「照料」的下半身,更是酷暖難耐,

我在1旁感覺得來,於帆好像快要喘不過氣瞭,這點阿翔固然也有註重來,

他淫笑著問來:[於帆,妳已經為我準備好接受姐夫的精液瞭嗎?] 

於帆柔順無依的神情就像是阿翔最強力的春藥,他愜意地望著兩人做愛處沾染上的透明蜜液,

接著瘋狂地在於帆體內馳乘疾馳,將1波復1波的快感高潮捲向於帆,

沒1會兒功夫於帆就嬌喘籲籲,無力地撐在床上。

[妳這樣就不行瞭嗎?] 阿翔輕聲在於帆耳邊調笑著,望著她雙眼無神的虛軟模樣,

忍不住輕輕啃咬舔舐她的白頸,彷彿要將這白裡透紅的肌膚吞下進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阿翔的肉棒強烈地撞擊著於帆的小妹妹,飛快地抽搐,

讓我清晰地聞見自己老公的跨部撞擊自己妹妹屁股的聲音,

這還真是頭1次聞見啊!既淫穢復刺激的感官體驗。

很快,在阿翔的延續不斷的入攻下,在近十分鍾的高速運動中,

他拼命以自己所能達來的最高速度在於帆的小妹妹入入出出,

都根拔出,復快速插入,向來插入小妹妹的最深處之後,

[嗯!嗯!啊!啊!啊!要往瞭!要往瞭!噢嗚!於帆!]

阿翔終於忍不住下體的快感,猛然的1插!

他奮力的將jj塞入於帆體內最深處,雙手緊擁著於帆後,嘩啦地射出1鬥復1鬥的精液,

阿翔無可自抑地達來高潮,精華的種子更是都灌進我妹妹於帆體內。



那1刻,我覺得自己心中慾火難耐,

我首先次讓老公把陰莖插入別的女人身體,而且還是自己的親妹妹,

那種心情,是羞恥、興奮和空虛交錯在1起,

當阿翔的陰莖漸漸地從於帆小妹妹滑瞭出往,赤條條地蹦下床,

我1把攔住他講道:[老公,,,我也要,好不好?]

我的大膽建議也讓於帆有些難為情,她扯過1旁的棉被遮住1身赤裸後,

挪動身體讓出瞭床上1半的空間,讓我和阿翔在旁辦事。

當天,不倫的刺激感讓我們3人1起跌進激狂而甜美的仙境中,

不停擺蕩…不停擺蕩…

我和於帆在房間內用瞭各種姿態,到滿足阿翔,從床上來床下,再從床下來椅子上,

我們用絕瞭各種方式,就是要抽乾阿翔精液,每每阿翔要射精,全讓他射入於帆的小妹妹裡,

最後,我們3人全累倒在床上抽蓄,久久才恢又神智。




================================================================



話講我和阿翔,兩人從經夥伴介紹熟悉、結婚來現在近十2年,

性愛活動始終1成不變,做妻子的我也慢慢沒有享受過所謂的刺激和高潮,

如今藉由親生妹妹於帆和自己老公的交配,讓我體味來瞭身體、心靈雙重震撼的快感,

我想,我好像愛上瞭這感覺,

在那次借種以後,我們3人在言談間逐漸形成共識,

撇開於帆生小孩的傳宗接代問題,我們有過1次復1次極為絕興的3P幽會,

於帆的加進,也讓我們夫妻的性愛洋溢瞭遐思與渴求,

我們時常大膽的邀約於帆下午請假,1起來她公司附近的賓館開房間午休,

姊妹兩人1起在賓館裡侍侯阿翔,阿翔也竭力讓我們兩姐妹全得來性的滿足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