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極品人妻的無奈墮落

當尤玲的慾火漸漸退往,身體的需求不再操縱她後,失身的痛苦和被淩辱的悲哀1點1點湧上到,漸漸地佔據瞭她的心,她把還伏在她迷人肉體上的陳天豪推開,將襯衣撿起擋住自己裸露的身體,失神地依偎在車門旁縮成1團,當大搖大擺坐在身旁的陳天豪剛把手伸過到,試圖撫摩她時,尤玲再也忍不住啜泣瞭起到

陳天豪見狀,明白尤玲現在斷定是因為失身而懊悔,便不顧尤玲的反對,將她摟進懷裡,故作溫和地對她講:「我的美人,全怪我不能把持自己,事情現在全已經發生瞭,隻要我們以後仔細點,沒有人會明白,我會好好對你,不會讓你食虧的。」

「還有以後?!我們沒有以後瞭!!!」尤玲神經質般的大聲吼道,然後放聲痛哭。

看著情緒極不穩固的尤玲,陳天豪沒再講什幺,隻是把試圖推開他的尤玲緊緊的摟住,輕輕的像對嬰兒1般拍打著她光滑如緞的背,讓她伏在自己的肩頭哭泣。尤玲哭泣著發洩自己的痛苦和悲哀,自己為什幺不果斷抵抗,怎幺會失身,以後怎幺面對老公,尤玲覺得自己的頭裡亂成1團。

過瞭1會兒,尤玲的哭泣聲越到越小,可能是剛剛縱情的宣洩,現在她覺得自己要好些瞭,畢竟事實是不能改變的瞭,她惟獨面對這個很難接受的處境,她讓陳天豪把自己放開,默默的把散在車裡各處的衣物撿到穿好,考慮片刻後對正在1旁望著自己的陳天豪講道:「我就當做瞭個夢,指望你同我1樣,把它全忘瞭,就當沒發生過,好嗎?」

「小玲,我怎幺能忘掉,我是真心喜歡你。」陳天豪越到越覺得歸味無窮,豈能就此放手,尤玲靚麗性感的身體、性愛時欲拒還迎的表現已經深深的吸引瞭他,制服性感人妻和高傲美女的滿足感讓他覺得原先那些主動送上門的女人是那幺不值1提。

「你不要講瞭……我……我是有丈夫的人瞭,這樣做我對不起他。」尤玲其實對陳天豪並不反感,至少陳天豪比宋俊傑有本事,不像宋俊傑,隻會在他父親的庇護下生活,才會讓自己……可宋俊傑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而陳天豪不是,1想來這裡,尤玲心裡內疚不已,自己被陳天豪姦淫的高潮不斷,完瞭還拿他同丈夫相比。

「小玲,我講的全是真心話……」陳天豪急不可耐的訴講自己的想法,想讓尤玲能默認他們的合係,這樣他就能長期玩弄尤玲瞭。

「你不要講瞭,我想歸傢,我累瞭。」尤玲閉上雙眼,不再理會陳天豪。

陳天豪見尤玲對他不理不睬,即將就想起兩人首先次見面時的場景,心中有些氣憤,「你以為你還是什幺貞潔玉女,日全遭我日瞭,還這幺猖狂,那好,我今天就把你日個夠,望你以後在我面前還有什幺驕傲的。」


陳天豪把車發動就向城裡開往,他下定決心,今天不能讓尤玲歸傢,哪怕用很卑鄙的手段也1定要讓她毫無退路,心甜戀戀不舍願意的淪為自己的玩物。

車入進市區後,尤玲發覺並不是向她傢的方向,即將對陳天豪近乎飲斥的問道:「我要歸傢,你想幹什幺?」

「你現在這個樣子怎幺歸傢,我帶你來酒店往洗個澡,你收拾1下再歸傢,不要讓你的鄰居們發覺什幺。」陳天豪早就想好瞭理由,即將就故做體貼的講。陳天豪想隻要來瞭酒店,就由不得尤玲瞭,今天不讓尤玲乖乖臣服於他的跨下,他就決不收手。

「這……好吧!」尤玲想想也是這個道理,覺得陳天豪還是關懷體貼她的,尤玲住在工商局的生活區,現在歸往,難免會碰上別的人,要是讓鄰居或跟事們望見自己滿臉的淚痕和零亂的頭髮、衣物,那就難免讓人……

車復開來海峰大酒店,這個酒店是海峰市唯1的4星級酒店,是陳天豪和兩個夥伴關夥開的。這傢酒店的十2樓,在總經理辦公室旁邊的1210號房間裡安裝有9臺針孔攝像機。1210房間並不對外營業,主要是用到拍攝陳天豪邀請到的官員在裡面找歡作樂時的證據,便於以後假如他們不買面子時,陳天豪好用到挾制和控製他們。

1210房間的機密除瞭陳天豪和他的鐵哥們--海峰大酒店總經理方雲明白外,就沒別人明白瞭,因為連安裝全是他倆幹的。

陳天豪明白方雲今天在外地還沒歸到,總經理辦公室就沒其他人有鑰匙瞭,也就是講不會有人會望來將要發生的1切。陳天豪決定當1次主角,假如他同尤玲梅開2度後,尤玲還是不聞自己的話,他也惟獨用錄像帶到挾制她瞭。

陳天豪把尤玲帶來1210房間門前,把鑰匙取下到交給她,騙她講這是市政府長期包的房間,除瞭他之外就惟獨辦公室劉主任才有鑰匙,現在劉主任是斷定不會到的,不過為瞭以防萬1,最好把房門反鎖上,他就不入往瞭,他往給尤玲買事後避孕藥。

尤玲感激的望瞭望陳天豪,默默的打開門就入往瞭,等尤玲合上房門,陳天豪在聞見反鎖房門的聲音後,就趕快來隔壁總經理辦公室往瞭。

陳天豪入來裡間,把監控器打開,9個屏幕即將顯示出圖像,其中有6個是不跟方向房間內的圖像,另3個是浴室內的圖像,陳天豪望見尤玲把門、窗戶、浴室、櫃子,甚至床下小心檢查瞭1遍後,便把鑰匙放在自己的小坤包裡,坐在床沿把衣物脫往,披上眠衣就走入瞭浴室。

尤玲1次復1次用香皂、沐浴露清洗身體,好像能把今天發生的1切洗往。她現在是越到越迷惘,1方面覺得對不起老公,而另1方面覺得陳天豪是1個對自己體貼進微和很有勢力的男人,同他在1起自己有安都感,不像宋俊傑那樣窩囊,反正自己同陳天豪已經有瞭性合係瞭,假如自己今後同他維持情人合係,那自己以後的生活……

尤玲思前想後,最後還是決定自己不能再同陳天豪到去瞭,哪怕宋俊傑再沒出息,他畢竟還是自己的老公,自己應該絕來身為人妻的責任。

尤玲1邊洗1邊想,洗著洗著,漸漸的覺得自己剛才熄滅的慾火漸漸的復升起到瞭,在宋俊傑離開的時間裡,尤玲有時為瞭滿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在傢裡也手淫過,於是她的雙手不自覺的開始撫摩自己的身體,最後禁不起坐在馬桶上拼命的自慰起到,發出瞭1聲聲難以抑製的呻吟。

「今天自己怎幺瞭,怎幺會這樣,難道自己真像陳天豪講的那樣是淫婦。」1想來這裡,尤玲便想起剛剛同陳天豪的銷魂感受,身體的需求變得更加猛烈和無法控製,心裡想的除瞭性愛還是性愛,現在任何1個男人浮現,尤玲可能全會允許甚至會要求同他交媾,瘋狂的交媾。

陳天豪自得洋洋的望著屏幕上尤玲的表演,這1切全是他意料之中的,1210房間裡的香皂和沐浴露望上往同1般的沒什幺分別,其實,是從國外買歸到的,全含有大量的催情劑在裡面,好讓那些官員和妓女瘋狂性愛。尤玲平時循規蹈矩,哪裡明白這些,所以她向來還以為是自己的緣故。

「叮咚……叮咚……」急切的門鈴聲將正沈浸於慾火中的尤玲警醒,陳天豪到瞭,尤玲擔心未必能把持住自己,便有意不往開門,指望陳天豪能離開。

但門鈴向來響個不停,尤玲隻好強忍住心中的慾火,將浴衣穿上,滿臉通紅的往開門,她想隻開1個小縫,能把藥拿入到就行瞭,不能讓陳天豪入來屋裡。

「玲姐,你沒事吧,你的臉好紅,是不是感冒瞭?是不是剛剛我們在河邊的時候,你受涼瞭?」在開門的1剎那,陳天豪暗地裡1用力,強行推開門入往就把門合上,望著慾火如焚的尤玲,他故作關懷的問道。

「沒事……可能是剛剛水有些燙的緣故吧!」望著已經入來屋裡並順手將門合上的陳天豪,尤玲緊張的歸答,她明白假如陳天豪現在要是想再次佔有自己的話,自己恐怕很難拒盡。

「你把藥給我,我想把衣服換瞭歸傢。」尤玲覺得下身騷癢無比,大腿不由得磨擦瞭1兩下,不過她剛剛下定的決心讓她強忍住自己的慾看,想趕快把陳天豪打發走。

望著春心蕩漾的尤玲,陳天豪微微1笑,1邊把尤玲攔腰抱起向床邊走往,1邊講:「玲姐,你不用急,時間還早,你先歇息1下吧!」

「你……你要幹什幺……我們不能再犯錯瞭。」尤玲連忙拒盡,可她也覺得自己的拒盡是那幺無力,跟時毫無抵抗的身體意味著她已經接受瞭陳天豪對她的再次佔有。

「放心,我不會日你的,除非你求我日你。我隻想抱抱你!尤物!」陳天豪現在有瞭貓玩老鼠的心情,要是尤玲有本事能不主動求他的話,那他1定會放過尤玲的,因為在特製香皂、沐浴露的作用下,他還沒見過哪個女人能忍得住,包括那些經驗豐富的下海十多年的妓女。

「你好壞啊!……討厭!」尤玲被陳天豪赤裸裸的淫語調逗的心癢癢的,她想開口罵他,誰想講出到卻變成情人調情般的口吻,此刻尤玲再也不想老公瞭。

陳天豪抱著尤玲兩人1起倒在床上,陳天豪將尤玲壓在身下,手便伸入寬鬆的浴衣裡抓住尤玲的雙峰玩樂,尤玲即將發出陣陣嬌吟,動情的主動向陳天豪索吻。


很快,尤玲在陳天豪的調逗下,女性的尊嚴和人妻的操守被她統統拋在瞭腦後,隻剩下燃燒的慾看。

當陳天豪起身下床把電視和DVD打開,電視屏幕上很快浮現1對歐美男女入行激烈的性愛,望著自己從未見過的刺激場面,聞著他們發出的呻吟,尤玲再也無法控製自己,主動將自己和陳天豪的衣物脫往,心中滿是沖動和興奮。

陳天豪躺在床上,自得的望著漂亮的人妻為自己脫衣,等自己的衣物剛才脫往,陳天豪1把就把尤玲拉在自己身邊躺下,翻身壓瞭上往,不停的調逗、撫玩尤玲,陰莖在她的小妹妹口摩擦而不插入往,陳天豪要等尤玲開口求他。

「尤物,是不是想我日你?」陳天豪明顯感來身下性感人妻的激烈燥動,不停的顛動臀部示意自己入進。

「是……」尤玲小聲的講道,心裡有些恥辱和焦急,她現在已經燃燒起到,可身上的陳天豪遲遲不入進讓尤玲恨不得把他推下到,女上男下自己到好瞭。

「你講什幺?大點聲,我聞不見。」陳天豪望著猶如暖鍋上的螞蟻1般的尤玲,越發想淩辱她,徹底摧殘她的尊嚴,心撓願意的淪為自己的洩慾工具。

「是!」尤玲在也無法忍耐瞭,大聲的歸答。

「是什幺?是不是要我日你的玉門。」陳天豪得寸入尺的問道。

「是要你日……日我……日我的玉門。」尤玲幾乎要哭出到瞭,被陳天豪壓在身下,還要順從他講著自己從未講過的淫話,屈辱下更加高漲的慾火讓她覺得自己真的成瞭1個淫婦。

「這就對瞭,我日死你這個玉門。」陳天豪下身1挺,陰莖入進來尤玲早已經是淫水氾濫的小妹妹裡,第2次將她佔有,是她心撓願意貢獻出自己迷人肉體供人姦淫。

在陳天豪猶如打樁機般的沖擊下,尤玲覺得自己空虛的小妹妹越到越充實,吊在空中的心也越到越踏實,身體的快感是她有生以到最猛烈的1次,她瘋狂的配關著陳天豪的抽插,口中的呻吟是那幺的肆無忌憚。

「你的小屄舒不舒暢。」

「我的……我的小屄好爽。」

「你的小屄日起到還真爽,你這個尤物,以後還給不給我日。」

「要……要給你日。」


「那你老公呢?」

「我老公……」

「以後沒我允許,你不能讓別人日你,包括你老公,隻能讓我日你,聞見沒有!」

「……聞見瞭,我都聞你的……以後隻讓你日。」

……屋裡兩人淫語不斷,在陳天豪1次次大力的插進帶到的快感和春藥作用下,尤玲也不再像過往那樣靦腆,徹底墮落在慾看的海洋中。

看著自己身下被日的魂飛魄散、口無遮攔的性感少婦,陳天豪明白她以後恐怕不會再拒盡自己對她的姦淫瞭,他愜意的起身將尤玲翻瞭個身,雙手抱著她曲線圓潤的臀部,從後面日瞭入往。

被慾火燒昏瞭頭的尤玲毫無異議,過往宋俊傑也提過這種姿態,但尤玲覺得這種姿態自己猶如母狗1般,是對自己的欺侮,所以,從未允許宋俊傑從後面插進,但今天她被陳天豪從後面姦淫,感來陰莖的插進更加的入往,抵來瞭老公從未來達的子宮,無比的爽利舒暢,她覺得自己就同淫蕩的母狗1般,心中淡淡的屈辱讓她感來更加刺激和興奮。

很快,陳天豪再也抑製不住自己的快感,將1股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來尤玲的身體裡,在精液的淋灌下,尤玲的快感猶如潮水1般不斷的向她襲到,兩人悄悄的、軟軟的癱在床上。

尤玲依偎在陳天豪的懷裡,望著將自己復1次淩辱的男人,尤玲心裡不但不恨他,反而覺得自己成瞭陳天豪的人,她完都臣服在陳天豪的跨下。

這時,電視裡漂亮的金髮女郎正在為她的伴侶入行口交,陳天豪讓尤玲轉頭望望電視,示意她也為自己口交。尤玲矛盾的望著電視,過往宋俊傑也想讓她口交,但她堅決果斷的拒盡瞭,她覺得太骯髒瞭,沒想來現在……

望著電視裡很陶醉的男女,被陳天豪徹底制服後對他言聞計從的尤玲摹仿著電視裡的場景將頭伸來陳天豪的陰莖邊,1股濃濃的醒味讓她復停瞭下到,她抬頭望見陳天豪勉勵的眼神,猶豫片刻,淩辱後的順從和討陳天豪歡心的心理終於驅使她張開迷人的紅唇,屏住喚吸將陳天豪堅硬的陰莖含進口中,將老公苦苦請求也得不來的口交貢獻給瞭陳天豪。

陳天豪享受著尤玲暖和、粘稠的口腔帶到的滿意,儘管尤玲的技術很是陌生和粗糙,甚至有時牙齒還把他的陰莖颳痛,但陳天豪能感來她的努力,她在竭力討好自己,把人妻變成自己真誠的情人的滿足讓他很是痛快,望樣子自己是首先個享受她口交的男人,心裡的滿足和快意讓陳天豪的陰莖復漸漸的勃起。

陳天豪翻身將尤玲復1次壓在瞭身下,他完都摹仿電視裡的男女,讓尤玲擺出各種姿態供他肆意奸玩,尤玲在她前所未有的淫蕩表現下1次復1次的登上性欲的高潮,惋惜這張牒片裡向來沒浮現肛交,讓陳天豪很是遺憾,不過他想今天有的是時間,他要把尤玲留下到好好姦淫1晚。

當天,尤玲向來赤身裸體的在房裡,除瞭酒店的服務生送飯來房裡時她穿上瞭眠衣,但她的靚麗和性感還是讓服務生沖動瞭1晚。

而陳天豪這晚也沒閑著,他在尤玲的請求下臨時舍棄瞭給她的肛門開苞的規劃,但尤玲越到越純熟的口交和越到越配關的性愛還是讓他復縱情姦淫瞭尤玲3次,在享絕瞭艷福後,才將尤玲摟在懷裡精疲力絕的眠往。

陳天豪模糊中聞見手機的振動聲和感來手被舉瞭起到,懷裡光滑細嫩的肉體靜靜離開瞭自己下床,便睜開瞭眼,1望時間已經是上午十1點過瞭,而尤玲赤裸著她性感的肉體正朝浴室走往,過1會兒就聞見浴室裡尤玲似乎在同什幺人講話,陳天豪便靜靜的起床到來浴室門口。

……

「你剛剛打電話到是我還在上課,我1下課望見你打瞭幾個電話就即將給你歸瞭,你有什幺事?」

……

「我也想你,老公!你什幺時候能歸傢?」

原先是尤玲老公的電話,陳天豪霎時淫心1動,要是尤玲1邊同她老公通電話,自己卻在1邊姦淫她,那斷定是很爽的。

陳天豪主意1定,便推開門走瞭入往,尤玲正在洗手臺前背對著門低著頭同她老公通話,光潔的後背、圓潤臀部和美腿構成瞭迷人的性感曲線,此情此景讓陳天豪辛勞瞭1晚的陰莖即將復不辭辛勞的勃瞭起到。

陳天豪靜靜上前,雙手從後面將尤玲的雙乳摟住,身體緊緊的貼瞭上往,尤玲不由「啊」的1聲啼瞭起到,抬頭見是陳天豪便即將做瞭個肅靜的動作,陳天豪臉上露出淫笑,騰出1支手也做瞭肅靜的動作後便將尤玲上身向下按,尤玲隻好上身向下,1支手半曲在洗手臺上支撐著身體,而她性感的臀部就翹瞭起到,正好對著陳天豪躍躍欲試的陰莖。

「怎幺啦?老婆,你怎幺啦?」電話裡宋俊傑著急和擔心的大聲問道,連陳天豪全能聞見瞭。

「沒什幺……我剛剛不仔細,差點扭來腳瞭,全怪你,要不是1邊走路1邊同你通話,我怎幺會扭來,要不1會兒我來傢瞭再打給你。」尤玲明白陳天豪復想幹什幺瞭,連忙想掛斷電話,幸免暴露自己的淫行,因為陳天豪的陰莖已經在她的小妹妹裡抽搐。


「你怎幺樣?你沒什幺吧?腳扭來沒有?」宋俊傑合切的問道,他不明白此刻在電話的另1頭,他向來引以為榮的美貌妻子給他戴上瞭1頂綠油油的帽子,他的美妻正猶如1隻下賤的母狗1般,翹著她性感的屁股迎接著別的男人的肆意姦淫,胸前豐滿的雙峰被那個男人的大手縱情捏揉,而妻子此刻被姦淫得發出的急促喚吸傳來他耳裡,他還以為是妻子被扭來腳後疼痛所緻。

「沒……沒什幺,我……啊……好……我尋個地方坐下到,望望我的腳,待會再打給你……啊……再見……好爽……你真會日……小屄要死瞭……」尤玲1講話,陳天豪就大力的插進,讓她斷斷續續的講不上1句完整的話,惟獨越到越急促的喚吸不能抑製的通過話筒傳來宋俊傑的耳裡,尤玲心裡暗想:自己太淫蕩瞭,自己是個不可救藥的蕩婦。

電話裡老公合切的聲音讓她覺得老公就在1邊似的,而自己卻被別的男人從後面姦淫,如此這般的淫蕩行為刺激的尤玲反而比以去更快的入進高潮,她不等老公講話就把手機合上,然後望著鏡子裡自己正聳著屁股被陳天豪奸玩的淫蕩場面,她不由淫聲不斷,身體1陣緊繃,她復來高潮瞭。

「你這個尤物,沒想來你還真有滋味,夠淫蕩的,同你老公通電話,被我日的還這幺爽,你老公也真夠意思,他老婆被別人日的喊爹喊娘的,他還這幺關懷他的騷老婆。」陳天豪1邊姦淫著尤玲,1邊自得的欺侮她和她可憐的老公,陳天豪覺得剛剛猶如當著宋俊傑的面姦汙他的妻子1般,很是刺激和興奮。

電話那1頭,宋俊傑焦急的不得瞭,自己的妻子怎幺樣瞭,腳斷定扭傷瞭,而且還不輕,他想打過往,可復怕妻子氣憤,他向來很畏懼自己的美貌妻子,他根本想不來平時在傢裡高高在上的妻子正被別的男人的以屈辱的姿態姦淫,心高氣傲的她被那個男人日的大喚小啼,高潮連連。

當陳天豪感來快要射精瞭,便把陰莖拔瞭出到,讓尤玲轉身蹲下張開嘴,雙手抱著她的頭,將陰莖在她嘴裡大力聳動,尤玲覺得自己幾乎不能喚吸,想推開陳天豪,可陳天豪抱著她的頭,牢牢的把握住主動權,她隻好1動不動的任憑陳天豪的陰莖在她嘴裡快速的抽插,好在陳天豪很快將她的頭緊緊抵住,她的性感紅唇全能感受來陳天豪有些紮人的陰毛和他蹦動的陰莖,他終於射精瞭,射在漂亮人妻的嘴裡。

尤玲軟軟的坐在地上,性感的紅唇上還有殘留的精液,剛剛陳天豪射精時,她的頭被陳天豪緊緊的抱住,陰莖將她的嘴堵的嚴嚴實實,隻好把大多數精液吞瞭下往。

「小母狗,你還不起到,趕快穿衣服,我們下往食飯。」陳天豪1邊穿衣,1邊對正癱在浴室裡的尤玲大聲講道,他現在對尤玲是越到越有掌握,他明白尤玲永遙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他可以隨意的羞辱她,姦淫她。

果真不出他所料,尤玲漸漸的起身,在浴室裡傳到洗漱和壓抑後的啜泣聲,陳天豪覺得自己剛剛可能有些過分,畢竟尤玲昨天上午全還是貞潔的人妻。過瞭1會兒,尤玲低著頭出到把衣服穿上。

「對不起,我剛剛太沖動瞭,我以後不會再讓你做你不情願做的事瞭。」陳天豪見尤玲低沈的情緒和淡妝下依舊可見的紅紅的眼睛,不由心痛的上前把她摟進懷裡,輕聲的道歉和慰藉她。

「我的人全是你的瞭,我真心實意對你……你還……這樣對我……」尤玲再也忍不住在陳天豪的懷裡哭瞭起到。她已經從心裡接受瞭陳天豪對她的佔有,心甜戀戀不舍願意的成為他的玩物,但陳天豪剛剛不管她的死活讓她有些難受,現在陳天豪給她道歉,她霎時就像個受瞭委屈的小女孩1般撒嬌起到,她見諒瞭陳天豪剛剛的粗暴行為。

但陳天豪等尤玲入浴室裡補完妝歸到,眼睛全大瞭,太美瞭,比以去全美,望的出到尤玲是精心裝扮瞭1番。陳天豪不由色心復動瞭起到,這兩天他旺盛的性慾讓他也很是食驚。

「你太討厭瞭,有完沒完,你不是講要往食飯瞭嘛。」尤玲1邊順從陳天豪的拉扯,倒在床上,期待他的入攻和佔有,1邊調笑他。尤玲是越到越想討陳天豪的歡心,她剛剛化妝的認真是從未有過的,她隻想把自己最美的1面完完都都的鋪現給陳天豪。

「對啊,我們來下麵包間裡1邊食飯,1邊日你,好不好。」陳天豪1聞,心中產生瞭1個更加淫蕩的想法。

「你……你好壞。」尤玲被陳天豪的主意嚇瞭1蹦,但通過這1天的經歷,尤玲對陳天豪的刺激和瘋狂性愛漸漸的有些適應瞭,她也有點喜歡這種帶給自己更大快感的偷情性愛,跟時也是為瞭表明自己對陳天豪的忠心,尤玲嘴裡撒嬌似的嗔怪著,卻羞怯的笑著起身同陳天豪出門瞭。

第2天1早,當尤玲精神抖擻的到來辦公室,剛來辦公室門前就遇到王明,王明笑臉可掬的同她打過招喚便走瞭,對她的態度發生很大的改變,儘管王明沒講什幺,可尤玲還是覺得怪怪的,他恐怕猜來陳天豪同自己的合係瞭,尤玲1想來這裡,不由羞紅瞭臉,轉身入來辦公室裡。

昨天太瘋狂瞭,陳天豪和她到底做瞭幾次,尤玲全算不出到瞭,兩人基本上1天全在床上、沙發上、浴室裡,甚至飯桌上無休止的交媾,連今天早上兩人臨上班時,陳天豪全在她穿鞋出門前在鞋櫃邊復把她日瞭才讓她出門,害的她現在小妹妹裡、內褲上全還有陳天豪的精液。

尤玲歸想起這兩天的1切,不由身體復有些沖動,陳天豪在短短的兩天時間裡,把尤玲的身體中深埋的慾看開發出到瞭,隻要同他在1起,心中的慾看就變得不能控製。

從此,陳天豪基本上天天全同尤玲在1起,完都享受瞭宋俊傑的1切權利,甚至在宋俊傑歸傢的時候,他也沒放過,已經被提拔成工商局辦公室副主任的尤玲總以加班為由同陳天豪幽會歸來傢裡,歸來已經做好飯菜後苦苦期待的宋俊傑身邊,而尤玲的小妹妹裡的精液讓她更感背叛的刺激,心中已沒有對不起老公的想法。

1年後尤玲懷孕瞭,固然不是宋俊傑的孩子,這時,在尤玲的屢次請求下,跟時也是為瞭讓自己的孩子有人照料,陳天豪才答應幫忙活動活動,讓宋俊傑調歸市郊的分局上班,這樣他中午還是不能歸傢。而宋俊傑為瞭感謝陳天豪幫忙,還請陳天豪食瞭頓飯,都然不明白付出瞭碩大的代價,老婆別人比他奸的更多,還要幫忙帶別人的孩子。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